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静待花开终有时

>

静待花开终有时

相思意 著

古代言情 秦萧寒 花郁月 静待花开终有时

小说《静待花开终有时》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相思意”,主要人物有花郁月秦萧寒,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这一日,早朝刚毕,谢欺程正随着同僚往翰林院行去,半途却被一个小太监叫住了。“谢大人留步,皇上有请。”谢欺程闻言,步子微顿,拱手道:“下官这便去,劳烦公公带路了。”又跟几位同僚打了招呼,这才跟着那小太监往御书房行去...

来源:黎怡叶   主角: 花郁月秦萧寒   更新: 2022-12-10 19: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静待花开终有时》,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花郁月秦萧寒,作者“相思意”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花郁月一靠近,高烧中的秦萧寒便宛如在沙漠中渴了许久的旅人,一下子便抱住她,宽阔的胸膛紧紧贴着她冰凉的后背,长长的腿亦缠着她的双腿真舒服啊~他发出满足的喟叹全身的灼热因为花郁月身上的冰凉得到了暂时性的缓解,但是口中却越来越渴了于是,秦萧寒微微眯起双眸,对准花郁月那一处嫣红吻了下去她的唇冰凉又甘甜,他本来只是下意识地贴近,然而一触上,却舍不得放了紧接着,他的吻又落在了她修长的脖颈上秦萧寒吻...

第12章 镇定

转眼便过了半月。
这些日子,虽然秦萧寒没有大张旗鼓地追查行刺之事,但是朝中众臣及京中百姓皆嗅到了紧张的气氛。
先是朝中几位大臣接连被下狱问斩,接着,又是先帝的六皇子,如今的景王被一道圣旨软禁,这一切无不昭示着近日又发生了大事。
一时满堂朝臣人人皆自危,那些贪腐滥权的自是不提,便是那些素来为官清正的,亦是谨小慎微,每日上朝、递奏折时皆格外小心,唯恐引火烧身。
这一日,早朝刚毕,谢欺程正随着同僚往翰林院行去,半途却被一个小太监叫住了。
“谢大人留步,皇上有请。
谢欺程闻言,步子微顿,拱手道“下官这便去,劳烦公公带路了。
又跟几位同僚打了招呼,这才跟着那小太监往御书房行去。
穿过重重宫阙,踏着光滑平坦的宫砖,转眼便抵达了御书房。
小太监依旧是停在殿外,让谢欺程自行推门进去。
殿内寂寂,不闻人声。
只见秦萧寒正坐于案前执笔画着什么,一直伺候的近侍李茂全都不见踪影。
“臣谢欺程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
“谢皇上。
谢欺程起了身,便站在原地垂手屏息,等着接下来的问话。
数日前,妹妹花郁月跟他说的话还言犹在耳。
“哥哥,昨日我不小心在皇上面前暴露了身份,露出了女子的面貌。但是他那时正高烧,我又哄骗他说是在梦中。这几日皇上可能会召见你,你可要当心。
想到即将出嫁的妹妹,他的唇微抿。
为了妹妹,为了谢府,他今日无论如何都要镇定,绝不可慌张。
“谢卿,看着低头垂首的人,秦萧寒的语气温和又亲密,他停下手中的朱毫,唤他道“朕刚刚作了一幅丹青,你且来瞧瞧。
“是。
谢欺程忙走至案前,垂眸朝铺于其上的宣纸上看去。
一瞥之下,虽则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仍旧暗暗一惊。
只见洁白的宣纸上,一人身着绯色官服,傲然挺立,朱唇含笑,纤腰款款,仪态风流。
乍一眼看,这人跟他的五官一模一样,别无二致。
只是,谢欺程心中雪亮,这画上的人,是他的妹妹花郁月。
她的笑柔美嫣然,与他的浅笑初一看十分神似,但是细看又各有不同。
心中虽明了,但是面上谢欺程却躬身赞道“皇上丹青之术已化臻境,臣今日有幸大开眼界。
闻言,秦萧寒笑了。
这人今日是怎么了,这般客套?
他于是扬眉,含笑道“朕让谢卿看的可不是画技,而是画中人。谢卿可看出了朕画的是谁?
“这……谢欺程微微沉吟,而后方道“皇上此言可难倒微臣了。这画中之人的五官与臣略有神似,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仔细一看,这画中人唇粉如樱,腰细如柳,似乎是个女子。而微臣,却是男子。
总算是将准备多日的话说了出来,谢欺程一时心中忐忑,这般犯上,也不知自己的下场如何?
果然,他话方落,秦萧寒便面露不豫之色,方才还含笑的眸子,蓦地便冷了下来。
“哦?谢卿是说……自己是个男子?
“皇上,谢欺程紧张地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躬身道“臣不明白皇上何意,但臣的确是个男子。若皇上不信,可唤公公进来给臣就地检查。
他那紧张的模样,他那惧怕的神态,还有他的声音,他的喉结……一瞬间,又让秦萧寒恍惚了。
难道,那晚真的只是他的一个梦?
可是,如果是梦,又怎会那般真实呢?
真实到他甚至在回宫后在自己背上看到了指甲的掐痕。
想到此,秦萧寒又再次坚定了起来。
他蓦地从椅上站起,走至谢欺程身前,淡淡道“不必了,朕亲自检查。
他不想让任何人触碰他的身体,即便是已经绝了子孙根的太监。
话毕,他伸出手,按上谢欺程的胸口。
只按了一下,秦萧寒脸色已然变了。
面前的人胸膛平坦、坚硬,分明是男子的躯体。
这怎么可能呢?
他黑着脸继续手往下探……
一秒后,他烫着般飞快地甩开手。
“滚出去!他寒着脸,厉声道。
“臣告退。
谢欺程心中一松,知今日这关算是过了,忙躬身低头退了出去。
刚刚退至门口,便听到内殿传来“呲呲的响声,似乎是有什么被撕碎了,他脚步滞了一下,瞬间便想到了方才的那幅丹青。
好不容易挨到了傍晚放衙,谢欺程一刻不停地往家中赶。
回了府,他先去了花郁月的清苑。
“妹妹,屏退了下人,谢欺程对花郁月道“皇上今日果然召见我了。
花郁月正在绣一个鸳鸯枕套,这是谢夫人交代的,说是新婚那夜要枕上自己亲手绣的枕套,可保佑将来夫妻二人和美,情浓如鸳鸯。
听见哥哥的话,她手上的动作微微停顿,问道“怎么样了?
“我故意顺着皇上的话引出我是男子的事,皇上起先不信,说到这里,谢欺程微微有些尴尬,他堂堂的谢府少爷,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般摸重要部位,不过这已经过去了,何况那时他心中只有紧张,也忘了尴尬,于是继续道“后来他自己亲自动手检查了,这才信了。
说完,他摸摸花郁月的头,笑道“这下,你可放宽心了罢?别再多想了,只管安心准备出嫁吧。
明明是期待的消息,然不知为何,花郁月却高兴不起来。
想到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流露出伤心、失望、难过的神色,她就觉得心都揪到了一起。
微微垂睫,掩去眼底的痛楚,花郁月浅笑道“如此便好。时辰不早了,哥哥你去换身衣服,准备用晚膳吧。
“好,我这便去。你也别绣了,晚上光线不好,仔细伤了眼睛。谢欺程叮嘱着,这才出去了。
人一走,花郁月出了会儿神,过了半响,她慢慢地摊开手,看着自己的食指。
只见原本光洁的指头上,一大滴鲜血正慢慢地沁出来,顺着指尖缓缓滴下,一直滴至那大红的绸布上,很快便消失不见。
那代表着喜庆与美好的枕套,鲜红如血,一如那日秦萧寒右腹的伤口,红得直欲刺伤人眼。
看着看着,一滴清泪蓦地从花郁月的眸中流了出来。
紧接着,如断了线的珍珠般,越流越多。
房内无人,她积攒多日的不舍与难过终于得到了释放。
再也忍不住,她埋下头,大声地痛哭了起来。

《静待花开终有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