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凌菲启示录

>

凌菲启示录

秀水茂林 著

凌菲启示录 现代言情 黄凌 黄菲菲

《凌菲启示录》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黄菲菲黄凌,《凌菲启示录》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对对对,就是飞铁石,你记得他是怎么讲的吗?”黄凌眼睛一亮,立刻追问道。“让我想想……飞铁石的故事好像是……”菲菲仔细回忆了一下,接着大概的复述了一下这个小时候听到的故事。据说在很久以前,有一对相爱的情侣。女子十分的漂亮,而男子则非常有才华,可谓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黄菲菲黄凌   更新: 2022-12-11 03: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凌菲启示录》,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黄菲菲黄凌,也是实力作者“秀水茂林”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在微弱的火光照射下,巨门上不见顶,下面也是深埋进入了地底下的岩层之中,看起来没有丝毫的缝隙整座巨门就如同整体浇筑的一般,严严实实,黄凌是实在是想象不出,这是怎么做到的二人在这扇巨门附近仔细地搜寻,举着火把在底部寸寸查看两圈火光随着二人的脚步移动着,就像是扫视着这绝境之处的两只巨眼二人花了很久,才沿着这巨门的底部走了一个来回,面面相觑之间,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那一份绝望“居然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第10章 石头

“菲菲,你记得小时候,村口的爷爷讲的故事吗?黄凌问菲菲道。

“什么故事?小女孩儿一脸狐疑地看着哥哥。

“就是那个,会飞的石头的故事,我记不清了,只记得说好像有种石头,可以飞起来,还有用石头弹琴什么的……黄凌摸摸头,努力地回想,却实在想不起来。

“哦,你是说,董老头讲的飞铁石的故事吧!菲菲想了想,立刻回答道。

“对对对,就是飞铁石,你记得他是怎么讲的吗?黄凌眼睛一亮,立刻追问道。

“让我想想……飞铁石的故事好像是……菲菲仔细回忆了一下,接着大概的复述了一下这个小时候听到的故事。

据说在很久以前,有一对相爱的情侣。女子十分的漂亮,而男子则非常有才华,可谓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原本两家也是门当户对,女子是世家门第,父亲在京城为官,是相当有门第的大户人家,男子也是世家子弟,是战功赫赫的武将之子,众人都非常看好这一段姻缘。

可惜男子的父亲常年在外征战,戍边多年,未曾回归,被朝中奸臣参了一本,说他勾结外族,意图谋反。尽管女子父亲竭力为其保荐,依旧堵不住悠悠众口,在积毁销骨之下,昏君听信谗言,终于以通敌为由,下令将武将处死。

男子就此家道中落,女子父亲也因为君王昏聩、朝中风气污浊而心力交瘁,最终遭受排挤,郁郁而亡。

失去了父亲庇佑的家族很快衰败,奸臣害怕武将后人报复,意欲斩草除根,于是男子只好带着女子逃走。

奸臣派出杀手追杀二人,索性二人被一老仆所救。老仆是武将心腹,武将出征前,料定朝中会有人对其不利,尽管有女子家族撑腰,他也不敢大意,而是给了衷心的老仆一块陨铁,还有一卷琴谱,附耳告知了其一个机密之地,就说家中若有变故,可带家眷去此地避祸。

陨铁名曰飞铁石,据说到了那所谓的机密之地,这铁石可以平地升空,自由漂浮,而机密之地的大门则会自动开启。

几人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了这所谓的机密之地,原来是一处高山之脚。山如刀削斧劈,截面光滑,就像是经过了打磨了一般,正跟武将所描述得分毫不差。到了此处,怀中的石头果然开始异动,竟毫无征兆地漂浮了起来,看得人啧啧称奇。

老仆以手触碰陨铁,按照武将告知的一套手法,在一对爱侣的注视之下,如同抚弦弄琴一般,战战兢兢地将一卷琴谱奏完,只见顿时周围地动山摇,偌大的山体居然开始震动,而山崖也渐渐裂开一处缝隙,刚好可供人通过。

至于故事的结合,自然是老人和男女寻到一处桃园之所,男耕女织,幸福美满、无忧无虑地度过了余生。

“你是说,他说的石头开门,跟故事里一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菲菲想了想,向黄凌问道。

“我觉得,可能是某种高频共振。黄凌仔细回忆着自己脑海中的知识,想要根据老人所说的话判断出一些线索,“我们在科普频道看过,很多石头,会有特殊的磁场,而通过某些手法可以影响到磁场。当一块石头的磁场处于另一块石头的磁场范围内,并且频率相同,就会导致磁场共振,从而对石头本身造成影响。

“哥,你的意思,是说,石头飞起来,然后用琴谱记录的抚摸石头的方法,就是引导石头的磁场,让它和大门之间发生共振,从而打开大门?菲菲听了黄凌的话,沉吟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黄凌注视着菲菲光洁的俏脸,连日来的恐惧和奔波劳累,让她显得有些憔悴,几天没有洗过的脸蛋上,也有些灰土痕迹,但是那一双明亮的眸子依旧是熠熠闪光,灵动的面容要比前几天的稚嫩,多了一丝坚毅和成熟。

“哥,你看什么呢?

见黄凌盯着自己,菲菲一时间有些错愕,不好意思地低头,下意识地将一律发梢撩动到耳后,有些苍白的俏脸上,轻轻闪过一抹红晕。

“啊,没……没什么。黄凌回神,赶紧说道,“你说的没错,我觉得,这老人所说的,所谓的‘石头开门’,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我们上哪找这块特殊的石头,即便是找到了,又该怎么用呢?菲菲点了点头,随即又想到了更关键的问题。

黄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开始四下打量,既然有了方向,自然就要按图索骥。

黄凌一面四下打量,一面慢慢整理着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村子里的各种传说,现在看来,都不是空穴来风。菲菲,你记得小时候,爷爷跟我们讲的、关于七鬼湾来历的故事吗?

“七鬼湾……的来历?想到这里,菲菲下意识地浑身哆嗦了一下。

看了她的样子,黄凌赶紧说道“你别怕,老人说的那些什么鬼打墙和鬼吃人的故事,肯定是假的,我一直都知道,他们是怕我们玩的太晚不回家,故意编出来吓唬我们的。黄凌一面安慰着菲菲,一面话锋一转,“不过,我觉得有些传说,现在看来,倒是可以解释。

“嗯?听了黄凌的话,菲菲不禁也有些好奇。

“就说这‘七鬼’吧,根据大人们说,是因为有人在七鬼湾看见了什么七个鬼魂,鬼魂是那些在大酱塘子里淹死的人来找替死鬼的。其实想想,这根本不可能,我想,应该是七鬼湾附近的石头有问题,干扰了磁场,会让人产生幻觉,无法分辨方向,最终落入沼泽之中。而磁场对人影响的强弱,可能跟空气的温度、湿度还有人本身的精神状态都有关系,这才令很多身体虚弱的人中招。黄凌仔细想了想,冷静地解释道。

菲菲听了黄凌的话,顿时也感觉没那么害怕了。人们对于传说的恐惧,大多数都是因为未知,不了解原因,就觉得神秘,因为神秘,就会胡乱揣测,因为胡乱揣测,就无端地给传说赋予了情感,以至于提起来就感觉恐惧,就像是提到坟墓就觉得阴森,提到鬼魂就觉得恐惧一样,其实如果客观地去分析和想想,根本没有什么令人害怕的地方,所谓的鬼魂,怎么比得上一个意图伤害你的成年人?

想到这里,菲菲也镇定了许多,随即问道“你是说,七鬼湾的石头,都有磁性,所以能够影响人的判断,而这扇门,就是需要有磁性的石头才能打开?

黄凌肯定地点了点头,“这些传说,应该不会是空穴来风。老人所说的石头开门,应该就是故事里,漂浮的石头。而这所谓的漂浮的石头,应该就是七鬼湾附近,那些能够扰乱人感官的、带有磁场的石头。正是由于这些带有磁场石头的长期干扰,还有日本人的试验,才让这里的生物产生了变异,出现了这些奇怪的动物。

黄凌的话,顿时让菲菲醍醐灌顶,一切奇怪的现象,都得到了解释,“那这老人疯疯癫癫的,也是磁场的原因?菲菲接着问道。

“当然,应该还有常年一个人生活的原因。黄凌点点头,补充道。

菲菲下意识地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老人,老人正在盯着大门发呆,眼神直勾勾地,茫然空洞。双手无力地下垂,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形容枯槁的朽木。

一股怜悯之心在小女孩儿的心底缓缓浮现。

“可是,他不是说,这门不能开么?菲菲点点头,随即又想到刚才老人口中疯疯癫癫的话语。

“或许,老人的记忆虽然丧失,但是这扇门却给他留下了恐惧的记忆。黄凌听闻,也点点头,沉吟一番后,叹了口气,“可是现在,我们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如果说原路返回,一路凶险不说,即便回到了仓库,我们也没办法出去,还不如从这门里碰碰运气,或许,这扇门口,能够有新的出口也说不定。

尽管菲菲依旧对这扇大门心有余悸,可是她依旧乖巧地点点头,毕竟,有哥哥在,她自然更加相信哥哥的判断。

黄凌喝菲菲对视了一眼,随即便转身开始查看四周的情况。

这里相对于刚进仓库的时候,人为修葺的痕迹已经少了很多。四周都是裸露的山体和凹凸不平的石块地面。

“老人来过这里,所以才能把我们带过来,他又说石头开门,又说不能开,应该是这扇门后面还有什么特殊的东西,让他觉得恐惧。黄凌一边打量着大门的四周,一边自言自语。

“唉,只可惜,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菲菲瞥了一眼又开始发呆的老人,轻声叹了口气。

既然老人帮不上忙,二人只能自己想办法。

这里已经没有大的通风口,光线可谓是非常的暗淡。黄凌找了一圈,一无所获。所有的石头都长的差不多,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在这样的情况下,去找一块用来开门的石头,无意于大海捞针。

菲菲没有什么力气,为了不干扰黄凌分辨四周的石块,只能远远地坐在一旁。

过了好久,黄凌依旧一无所获。菲菲百无聊赖,疲惫的她再度被一股倦意侵袭。

正当她伸了个拦腰,准备小睡一会儿的时候,她突然感觉一阵恶心。

她干呕了几下,却什么都吐不出来,低头的她,却发现几滴血液滴到了眼前的地面上。

她站起身,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自己的鼻子,手中的一片血红令她有些错愕。

她刚刚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哥……脑袋中就像是被人用重锤用力敲了一下似的,两眼一黑,瘫软在地,不省人事。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菲菲才从昏睡中醒来,醒来时,却发现四周的环境变得十分陌生。除了那块大石头,其他的都不一样。大门不见了,山崖也不见了,四周光秃秃的,只有无数的箱子还有幽暗的仓库。就像是她刚刚进来的地方。

她挣扎着站起身,满腹狐疑,“难道是哥把我给背出来了?

可是四周一个人也没有,黄凌不见了,老人也不见了。

她只能自己四下查看。

走了好几圈,绕着箱子晃来晃去,可是依旧找不到黄凌的身影。她知道黄凌不会扔下她一个人走掉,所以她回到了原地去等哥哥。

她仿佛又回到了跟黄凌走散的时候,一个人才感觉到这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多么令人绝望。

她抱着双腿坐下,将头搁在膝盖上,心理默默念叨着,可千万不要有蛇啊!可是心中的话音未落,细细簌簌的响声就从四周涌现了出来。

她惊惧地立刻起身,果然看见一条条绿色的长蛇吐着蛇信,缓缓地从四周爬了出来,数量众多如同潮水,令她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随即她就想到,这里特殊的环境,默默祈祷,千万别有变异的大蛇……

可是这个想法才刚刚浮现,一阵嘶鸣就传入了她耳朵,接着一条十几米长的巨蛇就分开蛇群,张开血盆大口,扭动着身体向她撕咬过来。

看到了凶猛的大蛇又来追她,光着脚的她不停的奔跑,又跑进了满是怪兽的森林之中,老虎一样大的老鼠对着他虎视眈眈,牛一样大的蟑螂对着她龇牙咧嘴。她慌乱地躲着这些令人恐怖的怪兽的攻击,却一不小心摔倒……

“啊……

大蛇、巨鼠、蝙蝠、毛虫全部冲到了摔倒的小女孩儿面前,菲菲只有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抬手阻挡,大声尖叫,却感觉自己的手臂瞬间被紧紧咬住……

“菲菲!

正当她拼命地甩动手臂、想要挣脱咬住自己的手臂的猛兽时,一声呼唤仿佛直入灵魂,她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大老鼠、大蟑螂还有大蛇都不见了,眼前只有黄凌关切地眼神,而咬住自己手臂的猛兽之口,原来是黄凌的手掌。

此刻黄凌满脸的焦急,因为抓住菲菲手臂的掌心,正传来一阵阵的灼热,他低头一看,妹妹白皙的手臂,也变得殷红如血,黄凌稳住菲菲,随即将手背放在她的额头……一阵滚烫的感觉,令少年心道“不好……

而此刻,少女俏挺的鼻子里,也流出了两道鼻血,大大眼睛,也开始眼神涣散迷离。

菲菲看了少年一眼,倒是内心安定了几分,可是她刚刚轻声叫了一声“哥……又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已经是最新一章,请用手机扫码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