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乱世凰妃

>

乱世凰妃

千苒君笑 著

乱世凰妃 古代言情 敖珞 敖瑾

《乱世凰妃》是网络作者“千苒君笑”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敖珞敖瑾,详情概述:”敖萱把信塞给敖珞,信落到敖珞手里,骤然被攥成了一团废纸。敖珞想起来了,前世,通过敖萱牵线,敖珞从十几岁就开始与魏岚宇通信。前世敖珞心思单纯,魏岚宇又极其善于伪装,不仅在心中将自己写成胸怀天下的谦谦君子,还颇有一些撩拨无知少女芳心的手段。由是她便如痴如醉的爱慕又期待着魏岚宇...

来源:申琼瑶   主角: 敖珞敖瑾   更新: 2022-12-11 12: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敖珞敖瑾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乱世凰妃》,是由网文大神“千苒君笑”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第5章敖珞小脸一红,她只是想起前世敖瑾与她拜了堂,便直接那么说了但今世今时,敖瑾是如此的憎恶她,必然不愿与她扯上这样的关系吧她赶紧解释:“我只是一时说错,二哥千万不要误会”见敖瑾的脸色没有缓和,敖珞补了一句:“往后我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二哥别生我的气”敖瑾闻言,冷哼一声,打马而去敖珞只觉得好像周围的空气冷了许多见敖瑾的马已经将她远远甩在身后,她赶紧也跟着一打缰绳,喊了一声驾,追了出去...

第3章

敖珞想守在敖瑾身边,却突然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拉住,疯狂的下坠。

扑通一声,她坠入了水中,周身刺骨的冷,她只觉得自己四肢冷到僵硬,一动都不能动。

想要呼吸,一开口却喝进更多的水。

忽而,一只有力的手臂揽住了她的腰身,两片柔软的唇堵住了她咕嘟咕嘟喝水的嘴,给她度气。

水中浮浮沉沉,敖珞猛地睁开眼,对上了敖瑾的脸。

不,是敖瑾少年时那张还未退去青涩的脸。

一瞬之间,敖珞的热泪涌出眼眶。

敖瑾,敖瑾!

敖珞努力的想要抱紧他,可她太冷了,她一动都动不了。

最终,她还是失去了意识。

在皇宫的那十年时光恍如一梦,在脑海里闪过……

最后的画面停留在敖瑾那张含笑而终的面目上。

敖珞再次睁开眼,看见的是一个双眼哭成核桃的小丫头。

“安夏?

她的贴身丫鬟?

她记得嫁进皇宫之前安夏就意外身亡了,怎么会出现在她面前……

难道她已经到了地府,和已故的人相遇了吗?

那敖瑾呢,敖瑾不是让她等他的吗?

嘶——

按着额头,她摸到了一个硕大的包。

这是什么时候磕的?她怎么不记得?魂魄也会受伤吗?

敖珞努力回忆着以前的事,却只觉得头好痛,脑袋里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入宫之前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但她是如何被敖萱和魏岚宇害死的那一幕幕,却如同刀刻斧凿般印在心里,不可磨灭。

安夏见敖珞醒了,又气又怕的哭“小姐,您可终于醒了,您磕伤了脑袋,又掉进那冰湖里,幸好二少爷救了您,不然,不然……

“都是四小姐落水又把您拖下水,她一定是不安好心,想把您害死!

四小姐?落水?

敖珞好像记得,自己十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为了救敖萱落水,自己也险些丧了命。

难道她回到了十四五岁的时候吗?

敖珞下床,站在铜镜前,此刻铜镜中的自己,可不就是十年前十四五岁的模样么!

所以——她重生了!

回到了十年前,她还没有伤敖瑾那么深的时候!

回到了十年前,还没有嫁给魏岚宇,被敖萱和魏岚宇联手算计的时候。

敖萱!魏岚宇!

想起这两个人,敖珞的眼中翻涌起恨意。

上天让我不死,这一世便是我来向你们讨债来了!

还有敖瑾,她欠了敖瑾太多,这一世,她一定还清欠下的债。

“敖瑾呢,他在哪里?我想见他。

“小姐,二少爷在侯府。你落水之后患上风寒,病重难愈,楚氏就将咱们发落到这寺庙来了。这寺庙离侯府几十里,怎么见啊!

安夏愤愤不平“楚氏说什么寺院清静,利于静养,却连汤药补品都不给,连多两个仆从都不许带!分明是要小姐自生自灭!

敖珞记得,楚氏,就是敖萱的娘。

敖珞有位大伯,楚氏便是大伯的正房夫人,楚氏和大伯生了个儿子叫敖涟,而敖萱是大伯小妾所出,从小养在楚氏身边。

后来大伯亡故,敖珞的爹威远侯见楚氏孤儿寡母可怜,便将他们接到侯府生活。

敖珞落水,是因为敖萱莫名其妙的叫她去冰嬉,然后敖萱就掉进了水里。

敖珞去救她,却直接被拖进了水里,脑袋还重重磕到冰面,这还不算,敖萱踩着敖珞爬上来之后就跑了,留敖珞在冰水里险些丧命。

那楚氏更是狠绝,见敖瑾把她救上来之后,直接把她送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就是想让她死在这里!

当时敖珞并未觉得有什么蹊跷,可如今想来,分明楚氏和敖萱就是想置她于死地的!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母女两个个顶个的歹毒。

敖珞从小便把敖萱当成亲生姐妹一样处处维护,敖萱说什么是什么,要什么给什么。

她更是敬重楚氏,简直将楚氏当成了自己娘亲。

结果他们就是这么报答她的!

只恨曾经她还如此善待他们,看不出楚氏这一家人都是一群吃人肉啖人血的白眼狼!

“安夏,收拾东西,咱们回府。几十里路而已,走着走着就到了。

从前带兵打仗,百里奔袭也是常有的事。

敖珞穿起外衣,起身向外走。

安夏闻言,迅速收拾了她们那点可怜的行李,兴冲冲的跟在敖珞身后。

“小姐,咱们这是回去找四小姐算账吗?四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总是欺压您不说,这次还想害您性命!您竟然每次都觉得他们是无心的,这次您可一定不能再心软了!还有楚氏,仗着自己主持府中中馈,处处克扣压榨,把四小姐养的白白净净,却让您吃苦受罪!

敖珞却好像没听见,走的极快。

安夏又叫了她一声,她才恍然“你方才说什么?我落水之后好像耳朵不太好了,没听清。

安夏又哭了“小姐您的命太苦了,落了水染了一身的重病不说,还磕坏了脑袋,耳朵也不太好了!就该把四小姐千刀万剐!

这句敖珞倒是听见了。

“敖萱是该千刀万剐,但是我有更重要的事情,敖萱的事情先放一放。

在剐了敖萱之前,敖珞要先去见一个人。

一个,她亏欠了太多,这一辈子都还不清的人。

敖珞风风火火的往山下走,这寺庙坐落在山林之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若是出了人命也不会有人知道。

楚氏把她丢在这里,居心可见。

刚走到半山腰,敖珞就听见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还未来得及反应,四周的草丛里就窜出一群大汉,个个三大五粗、黑布麻衣,手上拎着大刀,将她和安夏围在了中间。

这是遇上了土匪。

从未见过这阵仗的安夏,吓的一声尖叫昏了过去。

敖珞镇定的把身上戴的可怜的几件首饰摘下来,扔了过去“诸位好汉,我身上值钱的东西只有这么多,若是不够,等我回城再遣人给你们送来。

那些土匪不屑的笑了起来,直接无视了那点首饰,而是贪婪的看着她那张美到不可方物的小脸“钱我们要,人也要。

其中两个土匪直接上前去扯敖珞的衣服。

敖珞向后一躲,却躲的并不利索,被对方撕下了一角衣襟。

怪只怪落水之后伤寒未愈,她这身子还很虚弱。

若是没有生病,再加上前世她征战沙场的武艺,自是不用惧怕这些土匪。

可现在,她一个病弱之躯,还拖着一个昏倒的丫鬟,想要自保都难。

堪堪后退,却不及这些土匪步步紧逼。

“我爹是威远侯,我夫婿是声名赫赫的敖瑾,你们若敢动我,他们定会叫你们不得好死!

敖珞无计可施,只盼父亲和敖瑾的威名能将他们吓退。

“我们杀的就是威远侯的女儿!小丫头,乖乖听话,哥哥们一会儿就送你上路!

话音未落,一双双肮脏的大手便朝她伸了过来。

却忽然,有一袭紧蹙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

比马蹄声先到的,是一只破风而来的羽箭。

箭身堪堪擦过敖珞耳畔,撩动她几丝长发,直射向冲在最前即将碰到敖珞的土匪的胸膛!

那土匪被这一箭带着飞出数丈,才掉在地上断了气。

敖珞这两生两世,只见过一个人挽弓能射出这样摧枯拉朽的劲道。

恍然回过头,她便看见,敖瑾一手持弓,一手攥着缰绳,驾着黑马,踏着白雪,疾驰而来。

来到近前,敖瑾挥剑,将另一要碰到她的土匪斩杀。

土匪头子见了,骇然大喊“你是何人!

敖瑾一剑刺穿他的喉咙,鲜血喷溅,映着他冰冷的毫无波动的脸。

土匪头子直挺挺倒在地上,敖瑾抽出剑,冷冷的说“她的夫婿。

《乱世凰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