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沈矜雪封渊

>

沈矜雪封渊

白小城 著

古代言情 封渊 沈矜雪 沈矜雪封渊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沈矜雪封渊》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白小城 ”大大创作,沈矜雪封渊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女儿家,自然是打小就要被教导这些的。”沈矜雪心里笑了一声,正经人家的姑娘的确是生来就有人教导,她这样的,就只能偷学了。好在她在这方面像是有些天分,偷着学的,也有模有样,在遇见封渊之前,她想的是自己攒够了赎身银子,再消了贱籍,去做个绣娘。小桃很快拿了东西出来,沈矜雪瞧见笸箩里放着一个绣了一半的荷包...

来源:黎怡叶   主角: 沈矜雪封渊   更新: 2022-12-12 20: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沈矜雪封渊》,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沈矜雪封渊,是著名作者“白小城 ”打造的,故事梗概:沈矜雪自认这些天一直老老实实在溪兰苑养病,别说做什么招封渊的眼了,就连门她都没出……这是因为什么又要被封渊为难啊?这人能不能讲点道理?她简直要被封渊的阴晴不定给气哭了好在这毕竟不是溪兰苑,还是有人能治得住封渊的白郁宁轻轻咳了一声:“贺大哥这是从哪里来?怎么这样大的火气?”封渊看了她一眼,似乎终于想起来这是在哪里,他眉头拧了拧,可身上的火气却稍微收敛了一些“去见了使臣...

第22章

白郁宁瞥了她一眼“将我的女红取来,我听说阮姨娘绣活好的很,正好请教一二。

后面一句是和沈矜雪说的,听的她十分惊讶“白姑娘也会做刺绣吗?

小桃已经去了内室,闻言却还是忍不住插嘴“我们姑娘会的可多了,别说这些寻常刺绣,就连琴棋书画都好的很,可不像某些人……

她大概是怕被白郁宁教训,说着就走远了。

白郁宁叹了口气“对不住,这丫头打小跟我在一起,被惯坏了,你多包含。

沈矜雪不管心里在意不在意,至少面上没露出来,神情看着也没有任何不对“白姑娘说的哪里话……我也觉得姑娘这样的人,闲了就该弹弹琴,赏赏花,真是没想到连刺绣也会。

“女儿家,自然是打小就要被教导这些的。

沈矜雪心里笑了一声,正经人家的姑娘的确是生来就有人教导,她这样的,就只能偷学了。

好在她在这方面像是有些天分,偷着学的,也有模有样,在遇见封渊之前,她想的是自己攒够了赎身银子,再消了贱籍,去做个绣娘。

小桃很快拿了东西出来,沈矜雪瞧见笸箩里放着一个绣了一半的荷包,上面是脱尘的兰花,瞧着绣工倒是的确不错。

“白姑娘的手艺真好,花样也别致。

白郁宁笑了笑“阮姨娘过奖了,我倒是想看看你的手艺,咱们也可以探讨探讨。

沈矜雪心里有些懊恼,早知道白郁宁也做这些,她来之前就该带着绣活的,这里这么暖和,也不会冻得手僵,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她看了眼彩雀,瞧见她脸上也带着可惜,又忍不住笑了,这小丫头,肯定和自己想的一样。

白郁宁递了帕子过来,沈矜雪也没推辞,她偏爱艳丽的事物,花样自然选了牡丹,不多时就绣了几片红艳艳的花瓣出来。

小桃瘪瘪嘴“俗艳……

沈矜雪好奇的看过来“牡丹不绣红的难道要绣绿的吗?你戴?

小桃一噎,顿时有些气恼“我也没说要绣绿的,我就是……

白郁宁皱了皱眉,今天小桃话实在是太多了。

“你知道什么?阮姨娘这是双面绣,很难得的手艺,听说苏州那边一件难求……阮姨娘果然是深藏不漏。

沈矜雪礼貌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白郁宁的夸奖,总让她觉得古古怪怪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和溪兰苑的人呆的太久了,有了多心病。

“白姑娘别这么夸我,就是随便绣着玩……

然而白郁宁还是伸手接了过去,翻开来看了看背面,是一朵粉色的牡丹,一红一粉,倒的确是有些俗,好在还有个双面绣的名头。

“排针如此细密工整,可见是有真功夫的,阮姨娘可愿意教教我?

沈矜雪不知道她是真的想学,还是随口说了这么一句,也没拒绝,有这个由头在,她就能时常带着彩雀来蹭这里的地龙了。

“白姑娘想学,我自然愿意教,其实也不难……

封渊过来的时候,就瞧见两人并排坐在门边,头挨着头,姿态颇有些亲密的在说话,他一时有些恍惚,忽然想起谢润那句齐人之福来。

可随即他就摇了摇头,他不好女色,一生能得一人足矣,等白郁宁过门,他也就有理由拒绝那些来历不明的女人了。

到时候这侯府里也该清净了,至于那时候沈矜雪该怎么处置……

他心情复杂的朝沈矜雪看过去,大概是屋子里着实太暖和,她穿的又多,没多久她就仰起头,拿手背蹭了蹭脖颈间的汗珠。

蓦地,一抹白映入眼帘,封渊眯起眼睛,这才看见那竟然是沈矜雪的锁骨和小半截胸口。

他脸一黑,众目睽睽的,这副样子简直不知廉耻!

他心里狠狠鞭挞着沈矜雪,然而对方对此一无所觉,仍旧认认真真的看着白郁宁的绣活,脸上还有几分惊讶“白姑娘学的真快。

她一边说话,一边抓着领子扇了扇风“只是有几个地方弄错了线,倒都是小事,其实我有个诀窍,就是……

头上忽然落了什么东西,紧接着眼前一黑,她一惊,小小的叫了一声,手里的帕子也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彩雀,什么东西砸我脸上了……

彩雀没说话,她耳边倒是响起一声熟悉的冷哼“怎么没砸死你呢?

是封渊。

沈矜雪先是松了口气,又有些无奈和无语,她老老实实的教白郁宁绣活,怎么也要来为难她?

真这么不喜欢我,就赶紧给我个孩子,把我撵去庄子上吧。

她叹了口气,将头上的东西拽下来,这才发现是封渊的大氅。

男人看起来又生气了,满脸都写着凶神恶煞,沈矜雪丝毫不意外,她就没见过封渊不生气的样子。

可这不是在惜荷院吗?当着白郁宁的面,封渊不一直都是温和有礼的吗?

怎么忽然就摆出这副臭脸来了?

不过,他来这里生气,那应该和自己没关系吧?

沈矜雪觉得自己应该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她抬手把大氅叠起来,刚要站起来就感觉自己被瞪了一眼,男人凶巴巴道“让你拿下来了吗?

沈矜雪一呆,这怎么和白郁宁生气,却来找她的茬呢?这么厚的大氅盖头上,就算不累那也热啊……凭什么不能拿下来?

然而这话不能直说,她只好笑“爷……我这好几天没洗头发了,再给你把衣服弄脏了……

封渊一眼就看出来她又在胡扯,有些被她气笑了,他伸手抓住沈矜雪的头发不轻不重的拽了拽“几天没洗头?我看你是想去湖里泡一泡!

沈矜雪不知道他是在吓唬自己;还是想起了白郁宁当初落水的事,于是越想越气,干脆迁怒了自己,真的有了这种想法,一时间被唬住了没敢开口。

然而就算她不开口,封渊看过来的目光也没有丝毫缓和,简直连头发丝都写着,他正在努力找茬。

沈矜雪“……

《沈矜雪封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