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长明

>

长明

夏朝皇都的巴蕾特 著

古代言情 李琰 赵清玙 长明

《长明》内容精彩,“夏朝皇都的巴蕾特”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赵清玙李琰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长明》内容概括:母亲死于王氏倾覆的那年,直到临死都拉着赵清玙的手,让他不要寻仇,不要记恨。赵清玙不解,他带着遗留下的王氏族人,进京寻父,为保命成为皇帝李琰手里最利的一把刀。“母亲…”赵清玙喃喃自语,他不甘心,不甘心王氏的倾覆,不甘心就因一场赌博就要赔上一个家族的未来。“有意识了,有意识了,准备针灸…”昏沉间的赵清玙...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赵清玙李琰   更新: 2022-12-13 22: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长明》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赵清玙李琰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夏朝皇都的巴蕾特”,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大雍京城最繁华的望春楼门口,身着黑衣的惩戒院成员将整座酒楼团团围住,王路手持惩戒副令,带人押走了所有可疑的人员赵清玙抱着孙文知的尸身,一向清雅的面容显出少见的狠戾来,张善书站在他的身后,眼里满是震惊和痛苦“善书”赵清玙哑着嗓子,“你先回府吧”“清玙哥哥…”赵清玙抱起孙文知的尸身,头也不回地下了楼惩戒院内,惩戒院成员和黑甲卫两相对立成枫看着面前的王路,神色冷淡“王主事,命案不归惩戒院管...

第5章 红木阁审讯

赵清玙意识昏沉间依稀想起幼时的事情来,那时他还和母亲王氏住在姑苏。

王氏是个极温柔的女子,她良善亲切,只知付出却不求回报,在赵清玙八岁之前的记忆里,哪怕母亲被赵乾抛弃,哪怕街头巷口流言四起,这个温懦的女人也没有丝毫的怨气。

王氏在姑苏虽是大家,却日渐败落,难免摊上祸事,因为王氏嫡公子在赌坊招惹到了在姑苏休养的溧阳世子,全族招来了灭顶之灾。

赵清玙永远不会忘记,大批官兵涌入府邸,将王氏上下打入牢狱,王氏嫡公子惨遭酷刑,自此姑苏王氏再无往日风光。

母亲死于王氏倾覆的那年,直到临死都拉着赵清玙的手,让他不要寻仇,不要记恨。赵清玙不解,他带着遗留下的王氏族人,进京寻父,为保命成为皇帝李琰手里最利的一把刀。

“母亲…赵清玙喃喃自语,他不甘心,不甘心王氏的倾覆,不甘心就因一场赌博就要赔上一个家族的未来。

“有意识了,有意识了,准备针灸…

昏沉间的赵清玙只听见些许嘈杂的叫喊声便沉沉坠入了黑梦。

赵清玙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他身子疲累地紧,因着意识清醒,身上的伤痛愈发清晰,终于还是闷哼出声。

珠帘被男人挑开,李琰坐在床榻边,神色担忧,他手里端着瓷碗,散发着苦涩的药味。

“喝药。李琰声音闷闷地,他将赵清玙从床榻上扶起来,动作格外轻柔,“你已经昏睡两天了,朕很担心。

“是我的不对。赵清玙难得服软,他虽不喜药味,却知道自己身子的情况,只能就着李琰的手将药喝完。

“真乖。李琰这才流露出丝笑意,他刚想将瓷碗放回便被赵清玙拉住了袖子。

“陛下。赵清玙手指紧了紧,“王氏族人…

李琰叹了口气,“死了两人,其余安好。

见赵清玙脸色一白,李琰忙将人揽在怀里,“清玙,你没办法确保每个人的安全。当初跟着你进惩戒院是他们的意愿,你不该逼自己。

赵清玙心里明白,却无法释然,原本的他们可能会过幸福平淡的一生,却因灭族之恨活生生埋葬了所有。

过了些许时辰,赵清玙才意识到自己身在西殿,他想早日回家以防赵乾生疑。可李琰那人却非要以“伤没好为由将他留在西殿半月之久。

“陛下,我已经好了。赵清玙有些无奈地看着在内殿下棋的李琰,“您将我留在西殿算什么?我父亲会起疑心,况且贺兰萧儋我还没审。

“你父亲那自有朕去说,不过是翰林院小小编修出京访学。至于贺兰萧儋…李琰眼里闪过杀意,“让他先受受酷刑,免得过于自大,不知所谓。

赵清玙无法,只能继续在西殿养着,其间有惩戒院的信件送入,无非是贺兰萧儋受尽了惩戒院三大酷刑,人虽只剩半口气吊着,却死活不说兵防图的藏匿地点。

见赵清玙脸色不好,张公公忙上前,低声道,“玙公子,命令是陛下亲自下的,务必让贺兰萧儋吃吃苦头。不过公子不必忧心,惩戒院的人懂分寸,不会让贺兰萧儋丢了性命。

“贺兰萧儋同伙找到了吗?赵清玙翻了翻手中的文书,头也不抬,“惩戒院各司的文书皆有上呈,只有情报司没有,拿来。

“哎呦玙公子。张公公赔笑着,“瞒不了您哪,实话和您说了吧,情报司的文件被陛下扣住了,陛下知您心急,已经派人去抓了。

赵清玙拂开腿上搭的狐裘,抬步就要往外走,“若陛下问起,你便说我回惩戒院了。

张公公素来晓得赵清玙的脾气秉性,不敢拦他,只能应声答应。

惩戒院水牢里,贺兰萧儋垂着头,一动不动地被拴在铁架上,半月来他几乎尝遍了惩戒院的刑罚,身上就没一块好肉,向来风流恣意的脸上满是灰败。

吱呀一声门响,贺兰萧儋无力去看是哪个惩戒院成员便嗅到了梅香和药味混杂在一起的浅淡气息。

赵清玙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但对比血肉模糊的贺兰萧儋却是好上不少。

见了赵清玙,贺兰萧儋的胜负欲便如烈火烹油,他微微抬起头,朝赵清玙挑衅一笑,尽管伤口被拉扯地生疼也不在乎,“墨院长,你的惩戒院审讯手段就这些吗?

“就这些?赵清玙将这三个字在唇齿间绕了一圈,冷淡的目光迎上贺兰萧儋的挑衅,“来人,把贺兰萧儋带到红木阁。

红木阁阁如其名,其内装饰皆为红木,奢华万分。可只有惩戒院内部的人才知道其恐怖程度,那是院长的私人审讯之地,曾有成员叛变入内,出来后已然神志不清,五感尽丧。

贺兰萧儋被带进红木阁后,所有的成员皆退了出去。他虽心中纳罕,却还是细细打量着周围,红木墙壁,红木地板,红纱垂幔…纵然是贺兰萧儋也无法忽视来自身体的生理不适,这红太有血腥气了。

“贺兰王子。赵清玙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贺兰萧儋右后侧,“我觉着我有义务让你见识一下惩戒院真正的刑罚。

贺兰萧儋不以为意,却在下一刻脸色大变,赵清玙突然消失在屋内,他只能看见大片大片的残肢,鼻腔里像是被灌入了大量的污血,幼小的他站在尸山里,周围是哭喊,是利刀刺入血肉的声音。

贺兰萧儋的眸子变得血红癫狂,他知道这只是记忆,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尖叫大喊,他抓着自己的头发,想要躲避那片血腥却根本无力逃开。

赵清玙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地上蜷缩在一团的贺兰萧儋,手中铜炉里的香袅袅升起,模糊了他的神色。

“告诉我,兵防图在哪,我便带你出来。

赵清玙凑近贺兰萧儋几步,声音极轻。

“告诉我…

“告诉我…

混乱中的贺兰萧儋虽极力抵抗,可还是受不住源于自己的痛苦,他的唇早已被自己咬烂,赵清玙的话无疑是带他脱离痛苦的救命稻草,他张了张嘴,声音虚弱。

“城南…云隐寺…空明和尚…

《长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