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

>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

时锦 著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 时锦 武侠修真 齐墨璟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时锦齐墨璟,《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武侠修真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这位是哪个?”她望了眼时锦,一时觉得眼生。“余嬷嬷说是奉了老夫人的命,让她来补诗言和听琴的缺的。”司棋道。这二爷院子里拢共四个贴身伺候的一等丫鬟,司棋、诗言、听琴,以及刚刚进来的知画...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时锦齐墨璟   更新: 2022-12-30 07: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是作者“时锦”笔下的一部​武侠修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时锦齐墨璟,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时锦顿时吓得不能呼吸,大喊了声“阿弟”,便往大石那边冲崔秀才也吓了一跳,紧追而去奈何两人离时年到底远了些,只见时年身子一歪,就要跌到水中去齐天逸自然也听到了时锦那一声肝胆欲裂的呼喝,待到眼角扫到男孩那边,身形一动,几步间便扯住了时年的衣袖像拎鸡仔一般将时年拎上岸,时锦也呼啸而来她眼中犹有惊惧,隐隐泪花闪现,却是气得抖着手去拍时年屁股,“好生让你莫要去河边,你偏不听...

第四十九章 借势

时锦气得不想说话。

她低着头,一声儿不吭得服侍二爷躺下,这才在脚踏上歇息。

唇边残温犹在,她偷偷拿了袖子狠狠擦了几个回合,直至唇上火辣辣得疼,这才收了手,转身阖了眼。

齐墨璟只规矩得躺于高榻之上,双手叠腹,睁着一双眼,想着朝堂局势。

因着威远将军府的丑事,二皇子自去陛下面前请罪,得了陛下责罚,并遣入军中效力。

太子萧策则因着尚在禁足期便出来走动,被陛下连罚,不仅禁足难解,还遣他去皇觉寺为生母茹素。

这一遭,虽则两方都有折翼,到底二皇子受罚轻些,太子萧策元气大伤。

更兼之二皇子虽则说是往京畿拱卫大营效力,这未尝不是个收拢军心的好机会。明眼人一眼便看得出,太子形势岌岌可危。

易地而处,若换做他是太子,必然反戈一击、绝地求生!

想至此,他唇角不由挑了一抹冷笑,鹬蚌相争,焉知渔翁得利?

.

转眼月底。

时锦因着手头宽裕,便领了当月月钱,并着四小姐的赏,特向侯府的管事嬷嬷告了假,前去崔秀才家看望弟弟。

然而,她好不容易带着大包小包坐着牛车登门造访,便见崔秀才家铁将军把门,竟是半个人影儿都不见。

时锦纳罕,往日里月底阿弟和崔秀才都歇在家里,特特等她回来,怎的这次却是连人影都没见着?

她心中不由升起几分忐忑,由是拍了对面邻家的门。

住在崔秀才对面的正是周婶儿。听得有人拍门,她将正自浆洗的衣裳丢在木盆中,一双湿淋淋的手在腰间布兜上蹭了蹭,这才高扬了声儿,喊了句稍等,迈着步子来开门。

周婶儿家的门是经年积久的木门,上头黑漆斑驳,很是萧落。伴着一声户牖吱呀之声,门上褪色的门神也跟着颤了颤。紧接着大门被打开一道缝,周婶儿那张圆润润的红膛脸便出现在门缝中。

“呀!是崔姑娘啊!周婶儿不妨门口站着位袅袅婷婷的姑娘,脸上当即便带出几分真切的笑来。眼瞅着时锦大包小包的东西,心下便知,这是来瞧崔秀才的,“可是来瞧崔秀才的?

时锦点点头,脸上带了几分腼腆,并着些掩藏起来的急切,“确是来寻我表哥与阿弟,只是家中铁将军把门,周婶儿可知道他们有甚事情?怎的这般急切?

因着心中焦急,那话便一句接一句往外冒。

周婶儿见时锦委实焦急,眼中不由带了几分敞亮的笑来,因笑道,“姑娘莫急,是喜事。崔秀才前两日带着你家阿弟匆匆而去,怕你寻不着他,特特留了封信与你。你且随我进屋去拿。

时锦听得周婶儿这般说,便随她进了院子。

周婶儿家的院子很是粗陋,却处处透着股子生活气息。东边一溜摆着几个鸡笼,里面很是养了几只家禽。

又有若干竹节搭成的晾衣架,上面搭着的衣裳尚在滴水,地面一只木盆,盆中缀着补丁的衣裳浸于水中,显然先会儿周婶儿正在浣衣。

不过,她家因着有一口水井,于用水一道倒也便宜。

时锦只粗略打量一圈,心下便有计较。

此时周婶儿已取了信来,又搬了杌子,让时锦于院中坐了,这才又搭手洗衣。

她一边挽着袖子,一边转头朝向时锦,“秀才当初走得急,只说有份给富户家当西席的差事,耽误不得。你且瞧信,里面大约有提。

时锦心下稍定,因笑着谢过周婶儿,取了信,一目十行看下去。

信中所说与周婶儿所言相符,因着主家急聘,崔秀才便带着阿弟一道去了主家那边授学。那家里有专门养在家中的大夫,于阿弟病情倒也有益。

唯一憾事便是离颢京城有些远,怎的也得三五日路程,此去竟是难再趁着每月月假瞧阿弟一眼。

时锦心中既为崔秀才欣慰,又有些担忧阿弟身体。

带着万般复杂的思绪,她谢过周婶儿,又留了几包点心,这才与周婶儿告辞,想要回靖安侯府去。

周婶儿不虞时锦这般大方,不由得笑出几道纹路,送了时锦出巷,又给她寻了牛车,这才目送时锦离开。

此时回去,时锦到底心情有了几分低落,瞧着脚底那一团点心药材,并着一身衣裳,她的目色染了些忧愁。

“姑娘这是探亲去?赶牛车的大爷是个精瘦老人,胡须头发皆已半白,瞧着时锦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得搭讪道。

时锦笑着摇了摇头,“原想去看看阿弟,不成想他们搬走了。

老者听得时锦这般说,也觉着勾起了时锦的伤心事,不由得叹息一声,只吆喝着老牛蹒跚向前,穿过闹市,又绕过几道窄巷,一路往西而去。

时锦坐在平板牛车上,以颌抵了膝盖,双目渺渺,不知在想些什么。

倏忽间,那牛车猛地一个停顿,倒把她后背撞在车缘上,肩胛处带着些痛,时锦茫茫然抬起头来。

只见牛车前站着三五个莽汉,正探头往时锦这边望。

为首的莽汉身形高大,一身葛布短打外裳,上缀着几处褐色补丁,络腮胡,鹰钩鼻,很是凶悍。

他眼中微微带了些疑惑,转头望一边身形瘦削的男子,低声嘀咕,“不是说是个俊秀小厮?怎的是个丫鬟?

那瘦削男子也带了些不知所措,“应是没错啊?怎的回事?

赶牛车的老汉哪里见过此等阵仗,直接抖抖索索朝着对面拱了拱手,勉强镇定道,“敢问几位大爷,可是有事指教?

“指教算不上。为首的络腮胡朝向时锦,“你可是靖安侯府的下人?

时锦心下咯噔,当下便目光澄澈望过去,“奴家是盛国公府益昌郡主身边的浣纱,特特为益昌郡主出来采买,尔等何人?

她说这话时,下巴微扬,面色带着些高门大户特有的倨傲,只一双手掐于袖中,指甲陷于掌心,强忍着不教自己露出怯意。

“许是错了?那瘦子摸了摸头脑,百思不得其解。

时锦蹙了眉,声音也跟着扬了扬,倒是不见惧色,字字缓慢如珠落玉盘,“怎的?难不成盛国公府与你们有纠葛?还是说,想与我一起,到郡主面前分辩分辩?

她这话掷地有声,倒让对面的人游移不定起来。

时锦却不管他们,只冷笑着对那老汉道,“且赶着回府,我倒要瞧瞧,哪个这般不长眼,竟连郡主的婢女也敢拦上一拦。

她说完,竟是稳稳坐定,不去瞧对面几位。

那老汉眼见着对面几人俱都面露犹疑,当机立断赶了车,继续往前行。

牛车几欲与对面的莽汉擦身而过,时锦斜睨了这些人一眼,兀自冷笑一声,便垂眸专心理着衣衫裙角。

然则心中密集如擂鼓,一颗心悬于喉间,竟是隐隐有汗湿掌心,后背亦潮湿一片。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