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迢迢一纸书

>

迢迢一纸书

陵江春 著

古代言情 姜包包 程均尧 迢迢一纸书

主角是姜包包程均尧的精选古代言情小说《迢迢一纸书》,小说作者是“陵江春”,书中精彩内容是:“这是圣女的耳饰,现在物归原主。”姜包包眼神呈亮,猜他们定是未能研究出蓝牙耳机的用处,才将它当成了耳饰。她禁不住暗喜。“圣女降临,乃玄月国百姓之福,日后圣女还有机会进宫面见陛下,得陛下授勋后,圣女将会是整个玄月国最幸运,最至高无上的女子,地位仅次于陛下...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姜包包程均尧   更新: 2022-12-30 13: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迢迢一纸书》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姜包包程均尧是作者“陵江春”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圣女,吾乃姜堰,姜家第六代族长,恳请你用手中圣物杀了这个南国人,将其碎尸万段,拯救姜家子民”他目眦欲裂,磨牙的声音,像老旧风扇卡壳了一半的聒噪姜包包脑子嗡嗡作响……姜堰?姜家第六代族长?那个在族谱里落下赫赫威名的姜堰族长?她穿到族谱里?姜包包紧张的双手发抖,这个姜堰和她想象中出入太大,与族谱上的描述也有很大差距,他身形消瘦、矮小,浑身带着一股阴险狡诈的气息,就像童话故事里老巫婆,唯一不同之处...

003、当圣物是一部手机时,该如何使用?

她还有许多事没弄清楚,怎可能将自己保命的底牌全给交了。

倘若让人知道自己是用指纹解锁,她这一双手估计是保不住了。

秀容料定她跑不掉,便点头允了,随后又将蓝牙耳机递给她。

那对蓝牙耳机为兰花形状,只需要夹在耳垂下方便能与人通话交谈,也不过小拇指指甲盖大小。

“这是圣女的耳饰,现在物归原主。

姜包包眼神呈亮,猜他们定是未能研究出蓝牙耳机的用处,才将它当成了耳饰。

她禁不住暗喜。

“圣女降临,乃玄月国百姓之福,日后圣女还有机会进宫面见陛下,得陛下授勋后,圣女将会是整个玄月国最幸运,最至高无上的女子,地位仅次于陛下。秀容语气之夸张,好似天大的好事落到姜包包头上,她该惜福。

而这样的福气,只有姜家能赐予。

可笑的是,她们甚至没有一个问过她的姓名,对她连最基础的尊重都没有。

姜包包露出甜甜的笑容,将心中的不满压下,“还有此等好事?

“当然。

后来,姜包包得知此处乃姜家祖地。关于祖地的事,族谱上有详细记载。

重要的是,这里机关重重,至于破解机关的方式,不知眼下是否还能对得上号。

待秀容离开后,姜包包戴上一只蓝牙耳机,空着另外一只耳朵探听外头的动静。

她打开聊天软件,想把眼前看到的一切记录下来,告知好友兴许能找到离开的方法。

当她打开手机,更加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她聊天软件里面只有一个人,头像看着隐约有些熟悉。

她不自觉地点开,编辑一段问候语。

几乎是信息刚发出去,那人便打来视频电话,姜包包没有迟疑,直接点了接听键。

视频里男子的脸几乎是贴在屏幕上,他看到姜包包那张脸时,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

只见他眉峰一竖,眼神登时化作利刃,“果然是你搞的鬼,玄月国妖女,快放我出去!

姜包包被吓得心跳都停顿了一瞬,目光睁了睁,看着面前充满戾气的脸,她才恍惚记起视频里的男人是谁。

是那个南国的银甲将军……

目光一移,她看到小窗口上的自己,那张脸青葱明丽,是十七八岁的自己。

她不仅穿越了,还变年轻了,唯一不变的她穿来时那身衣裳,以及及腰的长发。

看来每个人都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初见时还一脸万物皆不入流的孤傲模样,如今却一副见鬼杀鬼壮哉自我的样子。

被封在手机内的男子名唤程均尧,是南国的大将军,在南国声望地位颇高,常年混迹在军营之中养出一身排山倒海的气势,以及粗糙的个性。

姜包包回魂后,持续注视着他。

她木讷得像只呆鹅,程均尧则像一团裹挟着雷霆闪电的乌云。

不知为何每每与他对视,姜包包都有种泰山压顶的的感觉。

“你为什么会在手机里?

姜包包努力压下心头的不适,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讲了一句废话。

他此刻被困其中,想必也是自己的功劳。

程均尧表情一滞,察觉两人根本不在频道。

“你以为呢?程均尧冷眼一睇,又淡声问,“你和姜堰将我封在此处,意欲为何?他思维十分清晰,将军人果决的气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你为何要杀玄月国人?姜包包脑海里有许许多多的问号,并未留意到程均尧看她的目光近乎像在看一个白痴。

一个懵懂少女,遇上沙场老将,注定是鸡同鸭讲的一场闹剧。

族谱里只说南国人和姜家有世仇,南国人暴戾凶狠,所到之处尽是杀戮与纷争,让人厌恶的程度与沟渠老鼠无疑。

玄月国尽善尽美,以和为贵,世间罕有的完美国度。

显然,玄月国没有族谱编造的那般实在崇高;两国本就是世敌,有纷争在所难免。

沙场点兵运筹帷幄,成王败寇斩草除根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若论所谓腌臜手段,玄月国也不遑多让。

姜包包自己深有体会,想来关于南国的记载多少也有些出入。

他本不欲回答这个无趣的问题,可姜包包那盈盈眸光中满含着期望,他心头一松,说,“各为其主,各司其职。

他回答了,似乎又没有回答,让姜包包十分无语。

他没有提到南国忌惮玄月的巫术,早就恨不得除之后快一事。

姜包包没有异议,更没有为玄月开脱,“你消失后,你的同伴一窝蜂地散了,你在为自己的君主拼命,可他却似乎并不在意你。

程均尧眼神有一瞬的复杂,心里却有另一番算计,旋即开口反将一军,“此等不入流小伎俩怎好在我面前显摆,看来姜堰那老头对你并未倾囊相授。

这次事出突然,他带来的并非自己的兵马,这其中的纰漏还需亲自查验,以免被人混淆视听。

姜包包默了一阵,思考着要如何向他说明自己和姜堰的关系时,程均尧又开腔了。

“放我出去,届时我会留你一具全尸。

他剑眉隼目凶起来有些骇人,姜包包不免胆寒。

两人相互一番试探,谁也没有拿捏到彼此七寸。

“你都要留我全尸了,我还能放你出来?这回换姜包包扳回一局。

此话一出,气氛凝结。

看来她对自己的手段一无所知,程均尧心里升出了对牛弹琴的挫败感。

“让姜堰老儿来与我说话。他不想继续和草包浪费时间。

草包姜包包眼珠子滴溜一转,“即便是姜堰来了,你们能沆瀣一气,他也没本事将你放出来。

两人缄默一阵,姜包包没能听到程均尧磨后槽牙的声音,而是他不咸不淡却极具屈辱性的一句话,“你脑子不太灵光,与你说话就是浪费时间。

姜包包干笑一声,“要不然,你在感受一下,兴许会觉得都是错觉。

程均尧不说话了,只是用那种会让姜包包自惭形秽的眼神看着她。

“其实我们面对的是共同的敌人,或许可以携手合作。姜包包态度一软,此时的表情和匍匐在大殿上的老太监有得一拼。

《迢迢一纸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