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青蚨买路

>

青蚨买路

戈登文学 著

古代言情 青蔻 青蚨买路 顾回云

《青蚨买路》,以青蔻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青蔻”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她立墓碑的时候分明不曾留字。而饕餮没必要做这种多余的事,也就是说,那女人的丈夫幸存了,还知道墓里葬的是谁?台头镇连蚂蚁都死了个干净,又怎么会有人活下来。除非此人,与饕餮的苏醒作作乱有干系。掌门在之前就已告知四方宗派元老:饕餮复苏,恐有大乱...

来源:fqxs   主角: 青蔻顾回云   更新: 2023-01-03 18:4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戈登文学”的《青蚨买路》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之后几日,青蔻给虚凌谷通了消息,阐明囚龙禁制松动一事,后又布下罗盘想要探测“河”的动向,却没有一个格子亮起这情况虽不多见,倒也不是没遇到过对青蔻而言,失去河的干扰,她反倒更能专心行事但失去饕餮的行踪就算不得什么好事了宗门那边师尊回讯说,饕餮没有移动,仍在附近敌暗我明,总是让人不愉快的接连几天,渔民出海都只能打回死鱼,终于也察觉出邪门来老村长每天拄拐立在村口,望着无波的海频频叹气好在...

第5章 罗盘定位

龙踞历一千七百五十六年,三月廿四,宜安葬。

青蔻自觉在浮藏山没有耽误多久,可山外却已过了好几天的时间,派去台头镇打探消息的弟子也已经回来。

说是台头镇一派死寂,既没有活人存留,也没有饕餮形踪。但在镇外发现一座新坟,墓碑写着顾郑氏之墓。

她立墓碑的时候分明不曾留字。

而饕餮没必要做这种多余的事,也就是说,那女人的丈夫幸存了,还知道墓里葬的是谁?

台头镇连蚂蚁都死了个干净,又怎么会有人活下来。除非此人,与饕餮的苏醒作作乱有干系。

掌门在之前就已告知四方宗派元老饕餮复苏,恐有大乱。后又设阵推演饕餮的踪迹,一无所获。原本祥和的修界,如今隐隐风声鹤唳。

虚凌谷,寂灭冢,不论外面的局势如何动荡,此地总是庄重肃穆的。

青蔻将自己从雾中带出的那十具白骨一一葬下,入土为安。

旁边树后走出个人影,沉默着看她立碑题字班易修、丁胥、徐铭、董子安……

是那年入浮藏山游历的人。

到了最后一人的时候,青蔻却停了手,没有再刻名。

树后那人见状开口“怎么?小师妹还是不能接受么?还要骗自己说顾回云活着?

是解敏。

青蔻看他一眼,并不作声,拿了一坛酒慢慢地喝。

解敏自顾自撩开衣摆在她身旁坐下,“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我记得顾回云那伪……那位是个千杯不醉的。你成婚那日,我灌了他多少杜鹃啼,都不见他醉。但从没见你喝过。

青蔻依旧不说话。

解敏笑笑,不在乎她的漠视,“你在学他。学他喝酒,学他看书,学他接人待物的腔调,但你终究不是他。

昔日的青蔻仙子性格那是肆意洒脱,身为修仙世家的千金,高兴便笑,不服就战,百无禁忌。

和现在墓前喝酒的落魄女修哪有一点相似。

青蔻懒得搭理他的感慨,她酒喝得快,脸上因醉泛起红晕。收了空酒坛,她揉揉额角,皱眉看向解敏,“你回来后,去见过师尊了么?

解敏愣了片刻,才摇扇笑道“我见他老人家做什么,再给吓出个好歹。

“你该去的,青蔻收回目光,叹息般说道,“师尊他,一直很想你们。

说完,也不管解敏作何反应,径自离开了。

虚凌谷算得上修界数一数二的大门派,阔气得很,但要问谷中谁最富有,当属青蔻。

原因无他,为了进藏书阁,修士们可是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掏出来,就指望青蔻能看得上。

哪怕不是在浮藏山游历得到的物件,也偏说是在山中得到的,可惜有留影石全程记录,想蒙混过关基本是不可能。

这几日已经陆续有人出山,青蔻也免不得忙碌起来。

看着面前排得整齐的储物袋,她逐个看去,到底是没人再拿到顾回云的“遗物。

失落倒也算不上,能寻回那把剑都已经是万幸。

她随意指向一个储物袋,那万众瞩目的进藏书阁的机会就这么轻易敲定了人选。

王五简直欣喜若狂,屁颠上前行礼,“感谢青蔻仙子大恩!

青蔻冲他笑笑,“一物换一物,应该的。

浮藏山游历正式收官。

然后是查看留影石,审核有无违规行为。这种麻烦事青蔻一向推给旁人,她忙着再次出发去找河。

庞大繁复的罗盘在她脚下亮起,数不尽的格子有明有暗,正中心有一枚千年寒铁制成的指针,缓缓转动,最终指向西南方位。

那方向的格子尽数浮起,又逐个落下,最后空中只剩下一个格子,光芒大盛。

青蔻眉梢一动,这条线上,前头落了一个台头镇,末尾是虚凌谷。

还是饕餮?而且还是冲着虚凌谷来的。

她对掌门禀报了这一推测,掌门差点被气笑,好个上古凶兽,推演不得,反倒自己送上门来。

不管虚凌谷要如何应对,青蔻终究是要离开,她的第一目标永远是那条河。

临行前一天,顾素衣来了一趟,说自己和弟弟在后山住得很好,李家奶奶给弟弟起的名字叫顾兴安,取兴盛安宁之意云云。

最后留下一筐枇杷,谢青蔻的救命之恩,就离开了。

青蔻盯着那澄黄的果子半天,捻了一枚吃下,酸甜正好。

她平白有了想落泪的冲动,又生生忍下。

天光初现,青蔻就出发了。

那格子是乐荣州,去年大旱,近乎颗粒无收,本就是灾年,如今饕餮又要过去,还不知是什么情形。

青蔻照旧是一袭红衣,配一柄黑铁铸成的剑,走在乐荣州的街道上。

街上没什么人,偶尔一两个躺在路边,见她走过去,就连滚带爬地躲起来。

倒有些铺子开着,卖来历不明的肉,店家面露凶色,打量着路边那些流浪汉,像是在考虑能剔下几斤肉几斤骨。

乐荣州属无观教管辖,好歹也算有些名声,怎么变成今日这样?

远远地,就见有两人从街对面走过来。

一个是青年男人,身形瘦削,面容青白,走得摇摇欲坠。

另一个是十几岁的少年男生,面上一道疤痕,从右眉一直划到嘴角。

与两人交错而过的时候,少年轻笑了声,青蔻回头去看,只觉得有些熟悉,却想不起那张脸在哪见过。

索性不再去想。

正琢磨着找个地方住下,就有人送来了请帖。

无观教净婵,请青蔻仙子入府一叙。

她报丧仙子的臭名远扬,各地城主见她到自己地盘,比遇上凶兽作乱还害怕,像今日这样下请帖也不是头一次。

青蔻也不推辞,就跟着那送贴的小厮去了。

乐荣城主府修得华丽,门里门外仿佛两个世界,外面民不聊生易子相食,里面歌舞升平饮酒作乐。

突然奢靡的气味让青蔻打了个喷嚏,领路的小厮还介绍说这是什么什么香,怎么怎么金贵,如何如何难得。

绕过重重回廊,才总算到了城主府的会客厅。

正座上是位美如冠玉的公子,左右都有婢女捧着瓜果佳酿,供他随时取用。

青蔻不自觉皱起了眉,她虽也是世家出身,却实在瞧不上这种公子哥。

“青蔻道友一路行来,我乐荣州风土人情,可还合心意?净婵向前探了探身,饶有兴致的样子。

可还没等青蔻开口,旁边的小厮便抢着道“乐荣百姓安居乐业,粮食满仓,这都是城主大人的功劳呢。

净婵微微蹙眉,斥责一句多嘴。虽这么说着,面上尽是得意之色。

“……

青蔻无言,只觉得荒唐,那净婵却还热情招呼,“道友刚到不多时,想来还没有地方留宿?不如就在府中住下,我定好生招待,也让道友尝尝乐荣特产。

眼前浮现出路边铺子上那些来路不明的肉,青蔻喉头一哽,“城主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

这话一出,净婵反倒一副蔫了的样子,屏退左右,“青蔻道友,府外到何种地步了?

青蔻如实相答。

净婵愤愤站起身,衣袖翻飞,半天把脸都憋红了愣没憋出一个字,又颓然摔回座上,反而笑了,“果然只能从你这儿听到句实话。

看来他也不是全然无知。青蔻站得挺直,几乎是俯视着颓倒的净婵,“若无其他事,我就先行告退了。

“还请留宿在府中吧。这语气几乎是哀求,净婵苦笑着,“我,实在恐惧。

最终青蔻还是同意留下了,住在哪里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小厮眼巴巴地看她婉拒掉那些送来的美食灵酒,眼珠几乎都要掉下来。

青蔻奇怪,“你饿么?饿了就拿点去吃吧。

“我们哪能吃这个呢,小厮咽下口水,“这都是招待客人的,哪怕客人没吃,也要留着的。

青蔻“哦了一声,心下了然,城主府摆出一副朱门酒肉臭的排场,恐怕都是撑场面的摆设罢了,内里还是虚空的。

住了几天,青蔻也把这边的情况摸了个大概,去年大旱,西南尤甚,各州县农户都收成惨淡,无观教有心搭救,终究心有余而力不足,顾不到治下所有地界。

最开始净婵还时不时到城中安抚民心,但眼看着百姓越来越瘦,形同骷髅,他恐惧之下,就龟缩在府中,再不出去半步,日日饮酒作乐,歌舞不断。

青蔻缓缓擦拭着铁剑,不打算插手乐荣州的事,且不说她是为了“河而来,就算是救,她又能救多少次呢?

这几百年来,也不是没有救过。

只是还有一点她没想明白,河出现的条件是短时间内生灵的大量死亡,饥荒显然不是罗盘指引她来此的原因。

饕餮,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屋外一阵喧嚣,虽然青蔻没有刻意去听,但修仙人士耳聪目明,到底听了个清清楚楚。

说是乐荣州来了两位仙人,布施仙丹,吃了仙丹就能不饥不渴,引得百姓都去求仙丹。

世上丹药众多,但大多不是肉体凡胎能承受的,这两位仙人来得太巧。

青蔻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她刚到乐荣时,遇到的那两个人。

《青蚨买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