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艮门

>

艮门

雾里雪 著

奇幻玄幻 李淼 艮门 袁燊

奇幻玄幻小说《艮门》,是作者“雾里雪”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袁燊李淼,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精彩片段如下:虽是刚敷了巫祀特制的神药,但脸鼻仍旧隐隐作痛,忍不住呻吟了两句。姬鼓侯在一旁服侍,见袁燊如此,便高声道:“来人!快来人!大王命将休矣!速传大巫祀!”“莫嚷了,余无碍!”“啊,是是是,大王无碍,大王无碍。来人,去将人追回来,不用传了。”“现在什么时辰了?”姬鼓答道:“当是戌时了吧...

来源:fqxs   主角: 袁燊李淼   更新: 2023-01-03 18: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小说《艮门》,由网络作家“雾里雪”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袁燊李淼,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胡天八月,风高怒号王旗摆动,对着天空盘旋的秃鹫,发出垂死前最后的怒吼营帐内,老人仰面朝天躺在床上,银发顺着软枕铺散开来,面色如天际间的灰霾,起伏的呼吸隐约间透着一股不甘袁燊跪坐在床前,默然看着老人,心里不断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先前在风雪阁里,周幽王只说让他闭着眼,可如今睁开眼却突兀的出现在这里,而自己的意识,却转到了这副只有十来岁模样的少年身体里这副躯体倒也不是别人,正是周幽王姬宫湦,而眼...

第10章 寝中对叔侄生隙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陈亮《念奴娇·登多景楼》

狂风入夜。

宫中寺人掌灯匆匆起行,诸侯方伯身着纯衣裳紧随其后。

路寝之内,袁燊疲惫的躺在王床上。虽是刚敷了巫祀特制的神药,但脸鼻仍旧隐隐作痛,忍不住呻吟了两句。

姬鼓侯在一旁服侍,见袁燊如此,便高声道“来人!快来人!大王命将休矣!速传大巫祀!

“莫嚷了,余无碍!

“啊,是是是,大王无碍,大王无碍。来人,去将人追回来,不用传了。

“现在什么时辰了?

姬鼓答道“当是戌时了吧。

袁燊颔首,略作沉思道“想来诸位方伯已在进宫的路上。今日之事,倒出我意料。

“今日之事,都怪臣轻虑浅谋,未能护得大王周全,恳请大王罪我。

“诶,勿作此言,这与你何干?要怪也只能怪那弗湟。

“那弗湟当真是该死!稍后鼓自去寻他,替大王好生出一番气。姬鼓愤愤道。

“此事余心中自有考量,你倒不必如此。那姜长己同诸公子如今可还圈于青羊池旁?

“唯。先前掘突曾交代甲卫,若无王令,不得放行,想来应是还在。

袁燊长叹一口气,道“如此看来,今日之事恐不能善了。

“啊?大王何出此言?

“余起初只想挫挫这小君锐气,而后得知小君同余有这般渊源,便起了些捉弄心思,谁曾料想竟成今日之局面?虽是方伯公子同余做这少年意气之争,然终究是尊卑有别,若从重处治,只恐他日后人言及此事,徒添余暴戾刻薄声名。可若一笑了之,反倒坠了王室威名,余甚是恼那弗湟,若不加责罚,余心难安。

姬鼓闻此,稍作思虑,便出言道“大王,此事在鼓看来,倒也不难,且未尝不能变为一件好事。

“好事?你且速速道来。

“唯。大王年岁尚幼,如今虽是践祚,然时日尚浅,根基未固,诸侯方伯不乏轻怠者。如今大王何不借此由头杀伐立威?

姬鼓说到此处,悄悄打量袁燊一眼,见袁燊确有在听,便继续说道“今日青羊池旁,诸公子伤了大王,依照律令,论罪不臣,诸公子之父皆要削爵削地。真若这般处置,诸侯方伯心中多有怨气不服,私下里诋毁刻薄寡恩倒也罢,大王自不会放在心上。鼓深知大王所虑,是恐有人在方伯之间窜唆,借以兴兵事。

袁燊说道“你所言不差,倒是真知余心中所想,只是你仍旧未说明这好事在哪?

“大王,此事关键之处,在于如何罚。而今鼓有一计,稍后方伯进宫,必会为各自公子求情,大王可先施展威严,怒责斥骂一番,让诸位方伯以为事情已无商讨余地,削爵削地在所难免,待到此时大王可以方伯为我大周尽职尽忠多年为由,念及方伯们劳苦功高,特免削爵,但要他们各自罚贡百金,并赔以珍材名药,以作调理大王圣躯之用。方伯必会承谢王恩,应允下来。他日罚金贡品进宫,似那弗湟等人,大王可以金不足赤药非良材为由,重重罚之。

“如此一来,今时施受了王恩,又全了颜面,来日又可重罚一二方伯,平余心中不甘恼意,亦不会引起方伯们骚乱不满。此计可行!甚妙!袁燊忍不住拍掌,却突然望向姬鼓,打量了一番后,面色便冷了下来,皱眉道“此话是谁教与你的?

“启禀大王,皆是鼓一人所想,并无旁人相告。

袁燊仍是怀疑,说道“你自幼伴余左右,余自晓你什么德性,若说吃喝玩乐,那无人及你,若说要做良言善谋,你这嘴里恐怕憋上一日也出不来什么好屁。今日实是反常。

姬鼓一愣,随即嬉笑答道“大王贤明神武,鼓久伴大王身旁,日日受王霸之气熏陶,有此智谋实属正常不过,论起来也是大王的功劳,想不到大王心中误鼓颇深,看来平日里鼓不能藏拙,要多多为大王出谋献计。

袁燊闻言只是一笑,也不再纠结此事,心中只是感慨这些贵胄子弟从小生长在这般环境中,对于权谋之事,本就信手拈来,自己虽是魂穿了过来,但这方面却是连姬鼓都比不过。

恰有寺人低头碎步行入殿中,俯身拜道“禀告大王,诸侯方伯已至殿外叩首请罪。

袁燊沉吟片刻,便问姬鼓“方才所言若真出自你一人所想,余且问你,余应当先见哪位方伯?

姬鼓略作思考,答道“大王可先召我父亲入殿。

袁燊挑眉笑道“怎的?莫非方才所言皆是你父亲暗中授意?

“这倒不是。大王纳鼓所言,依计行事,如有方伯相助配合,引为表率,则事倍功半,我父亲虢伯,并不晓今日之事内情如何,我言大王先召我父,实则是用我父子之情,让大王便宜行事。

“你说的倒有几分道理,只是非余薄言轻你,若真要有方伯暗中配合,恐虢伯声威不足以做表率之用。袁燊看了看姬鼓,又道“余意在让郑伯来行此表率。

姬鼓皱眉,沉默不语。

袁燊说道“你这肥羔,莫是道余轻你一家,不开心了?

“启禀大王,鼓未曾作此想。鼓只是觉得,郑伯恐非如大王所愿。

“何以见得?

“鼓此刻倒不好说。

“这便奇了怪了,郑伯乃余王叔,是为王室宗长,贵为甸服方伯,岂会不顺余意?袁燊说道此处,突然沉声道“你莫是与公子掘突有隙,故出此言?

姬鼓直摇头,却不作声辩解。

袁燊见状,也不好再问,思量片刻,说道“姬鼓,你且藏在这帘帐之后,切莫出声,余自召郑伯去殿,且看郑伯做如何说。

姬鼓应唯便起身朝王床帘帐后走去,袁燊见姬鼓已藏好,便让寺人宣郑伯入殿。

不一会,姬友便佝偻着身子走到了殿中,正准备俯身行礼,却见袁燊朝着自己快步走来。

“王叔无需多礼。袁燊虚扶了姬友一把。

依照这副身体里的记忆,姬友平日里对其也是不乏疼爱,这也让袁燊对姬友多了几分莫名亲近。

“大王无恙否?姬友见袁燊鼻梁处敷黏了药渣,便轻声问道“巫祀此药,可还有效。

“余无恙,倒是多亏了此药。袁燊想想,又补充说道“倒多亏了公子掘突,否则余伤的不仅仅是这鼻梁。

“犬子如此胡闹,实我平日疏于管教,伤及大王,恳请大王重责。姬友说完,稽首一拜。

“王叔何至于此?

袁燊只觉头疼,这郑伯一来姿态就摆的这么低,自己要怎么接话开场?

姬友听着袁燊的发问,只是俯身叩首,却并不做声。

良久,袁燊才出声说道“今日之事,实与掘突无关,此中另有内情。余先前不知小君身份,起了意气之争想羞辱一二,故而让掘突假意相助小君,伺机助余。这一切本就是余亲自安排,即使后来生了意外,若不是掘突唤来甲卫,余恐伤之重矣。

“这……这……实是胡闹。姬友闻言愤愤道。

“啊?袁燊看着姬友。

“大王恕罪,臣并非意指大王,实则是怨掘突如此不通事理,陷大王于不利。

袁燊摆摆手,问道“你侯在殿外时,可知闹事公子之中,有哪家方伯诸侯未入殿请罪?

“除却申方伯如今远在西陲,想来应是都到了。

“然,不知今日之事,王叔觉得余该如何?

“这……大王依律处置便是。姬友先前本欲为掘突求情,只是如今得知内情,所备说辞全然没了用武之地。

“若依律处置,殿外方伯皆要削爵一等。

“正是如此。

“恐方伯多有怨言,余今践祚不久,怕是不妥。

姬友说道“大王身系昊天万民,所思所行雷霆雨露俱是天恩,方伯不敢有怨言矣。

“余不愿削爵,不知王叔可有定计?

“啊?若不削爵严惩,以儆效尤,只怕有损王室威严。臣亦未有他法。

袁燊只觉颇为无聊,也不愿再试探下去,便走到姬友身旁附耳直言道“王叔,余倒是有一想法……

待到袁燊说完,姬友面色顿时一冷,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便对着袁燊说道“臣斗胆,敢问大王此计出自何人?

袁燊终是未把姬鼓供出来,只道是自己心中所想。

姬友便说道“大王实乃英明神武,只是若要臣做表率,恐难以胜任,坏了大计。

“诶,王叔身为王室宗长,贵为甸服方伯,于公于私,未有比之更合适者,何故托辞耶?

“这……姬友一时语噎。

“昔日余尚为王子,王叔待余亲如阿父,凡有所托,未尝不允。而今践祚为王,王叔却作难言之隐。袁燊假意叹了口气,又说道“当得王叔这般畏余远余。这周天共主不做也罢,余自去玄服冠冕,做回昔日王子湦。

话一说完,姬友早已吓得拜倒在地。

“大王已为天子,身为人臣,自不敢逾礼像昔日般对待大王。

“那王叔今日又是以何待余?

姬友对着袁燊拜了拜,张口便道“大王尚是王子之时,多是叔侄之爱护疼惜,今日大王为天子,臣不敢僭越,唯是满腔忠心。

“王叔,那方才所托,可是应了?袁燊摸了摸鼻梁,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缓了片刻才说道“掘突习在军伍,颇具勇武,余意将他调入虎贲历练,来年替余执掌虎贲。

这虎贲乃是天子亲军,统领官职叫做虎贲氏,历朝历代都是由周王心腹担任。姬友本该欣喜,可他知道这是袁燊对他抛来的甜枣,若要受这份王恩,就要做这表率,实是两难。

“大王,小子掘突虽久在军中,看似勇猛,实则鲁莽无谋,臣恐他入了虎贲,不服管教,频生祸事,坠了大王威名。姬友说道。

袁燊听了,心下叹了一声“真是老贼。虎贲统领,忠勇便可,要谋有何用?谋什么?谋造反么?

至于这惹出祸事,虎贲本就是周王私军,这不就是怕我干了什么腌臜事,引来非议,推出掘突去背锅。

“诶,王叔所虑,不足为道,余意已决,虎贲氏非掘突莫属。

袁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姬友犹豫再三,却仍是应声道“小子承蒙大王错爱,能得此为国效力之机,只是方才大王所言,恕臣难以应允。臣力有不及,实恐难担表率之责。

“王叔如若不允,此计当无可行之处。余只能行削爵之事以正王威,只是当真合适么?

“大王身为天子,只要行事分明,纵使削爵,想来诸位方伯不敢有怨言。

袁燊死死的盯着俯身叩首的姬友,良久才缓缓出声道“郑伯你且退下罢,替余同殿外诸伯带几句话,就说今日余乏了,先各领自家公子回邸以待王令。

姬友见袁燊对自己称呼也变了,知是恼了袁燊,行完礼便匆匆退出殿中。

袁燊有些郁结,见姬鼓从王帐之后走出来,便问道“你何以见得郑伯不会应允?

姬鼓拱了拱手,随后答道“无他,郑伯对大王有私,而鼓对大王无私。

“此话做何解?

“如若今日说与郑伯此事者,是为先王,郑伯当会应允。臣非是离间郑伯与大王叔侄之情,昔日郑伯宠辱得失皆在于先王一念之间,而今大王践祚未久,诸事待定,郑伯或为大王不喜,大王也徒之奈何。自然郑伯或行自绝于大王之事,但绝不会自绝于方伯。

袁燊虽是听得绕口,但稍作思量便已知其意思,自己这位王叔怕是觉得若按自己的意思行事,事后被人知道是王叔暗中策应帮助自己,恐怕会让王叔被整个诸侯方伯圈子放在对立面上。

姬鼓突然又出言道“其实早在小君邸中之时,臣就得知此次先王殡礼,鲁伯姬称并未入京,只是遣公子弗湟代为奔丧。而今弗湟生事,殿外并未有鲁伯。此等事想必郑伯当是知晓,若郑伯无私心,方才何故只言申方伯未至?

此话一出,袁燊忽觉心累不已,事到如今自己毫无保留所能倚仗之人竟只有姬鼓。

他盯着姬鼓打量许久,完全无法将智谋二字匹配到这圆滚滚的身躯之上。

殿外忽然雷声大作,殿中二人不再作声多言,各自沉默暗忖心事。

《艮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