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筑家

>

筑家

爱吃肉丸子的益达 著

张安 爱吃肉丸子的益达 穿越重生 筑家

书名叫做《筑家》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穿越重生,作者“爱吃肉丸子的益达”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张安爱吃肉丸子的益达,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当啷”兰儿手里的碗打碎在地,嘴唇哆嗦颤声问道“还教了什么?”听到响声,牛啸虎赶紧起身收拾地上的陶碗“娘?怎么了?您没事吧,张叔今天就教了这些啊,我还听不懂,张叔说听不懂是对的,听懂了就会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张叔说先让我们知道矛盾的根源,然后是都有哪些矛盾,然后才是解决办法”“娘没事,你先吃饭吧,...

来源:fqxs   主角: 张安爱吃肉丸子的益达   更新: 2023-01-03 20: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筑家》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爱吃肉丸子的益达”大大创作,张安爱吃肉丸子的益达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已然入冬,今年冬季的牛家村与往年截然不同,往年冬日村里很少有人走动,今年则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青壮们在牛开山的带领下成行成列的扛着木头一二一喊着口号跑步15岁以下的孩童则是列队踢正步,为首的正是辛青兕往年冬季,为了降低粮食消耗,很少人外出,整个漫长的冬季全靠熬,在张安教会煤炉的制法,采煤的人也变成了村里的妇孺,青壮则开始专心训练近千人的小山村也变得如火如荼生机勃勃在暂时摆脱饥饿的阴影,这群...

第7章 开端

牛啸虎回到家还是若有所思的模样。娘亲兰儿看到这一幕笑了笑,随口问一句“啸虎,今天你张叔教了你俩什么,还在这想呢?

牛啸虎回神“啊?娘亲,张叔今天教我俩了……..屠…….额……..赵国打不赢的原因还有百姓吃不饱的原因。

兰儿正在盛饭的手抖了一下,面上若无其事的问道“哦,那你知道什么原因吗?

“张叔说赵国打不赢是什么阶级利益,是什么临安城里那位不想打,还有一大部分读书的不知道怎么打。牛啸虎侃侃而谈“百姓吃不饱是因为土地兼并,因为贵族阶级垄断土地资源,让我们百姓被迫成佃户,形成阶级差,然后通过债权关系进行阶级固化,这样他们就能一代一代的继续剥削百姓。

“当啷兰儿手里的碗打碎在地,嘴唇哆嗦颤声问道“还教了什么?

听到响声,牛啸虎赶紧起身收拾地上的陶碗“娘?怎么了?您没事吧,张叔今天就教了这些啊,我还听不懂,张叔说听不懂是对的,听懂了就会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张叔说先让我们知道矛盾的根源,然后是都有哪些矛盾,然后才是解决办法

“娘没事,你先吃饭吧,等你爹回来再说兰儿面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心中满是对张安的埋怨,短短几句话,将如今的血淋淋现实展现在两个十多岁的娃娃身上。他想干什么!

……..

与此同时,张安则在自己屋里在用自制的炭笔,在一块块裁剪的整整齐齐一尺见方的粗麻布上不断的写写画画,听到敲门声手下也不曾停“门没穿,进来吧

却是辛文郁跟牛开山两人,一人手里提着一坛酒,一人拎着一块风干鹿肉,都是面色复杂,辛文郁叹息一下自顾自放下酒“老牛你来说吧,我把肉切了去转身去一旁灶台。张安面色平静手下不停,还拿着木尺比着又是画图又是写字,牛开山也不以为意,叹息一声“哎,贤弟,你……….

张安边写边打断“我准备的书也快写完了,先别忙问,看了再说,我知道大哥你想问什么,我岂会让青兕啸虎二人以卵击石?我张安明知山有虎,还是群虎,没有底气怎么敢下手。若是没有屠龙刀,光有屠龙术不过是取死之道罢了。文郁哥,你也坐下看看吧,东西在我床下还没有装订成册,可以随便看

辛文郁端着鹿肉走过来,闻言顿时疾步把张安的木床掀开,看着兽皮褥子下面满满当当写满字的尺方麻布。辛文郁小心整理好,抱着厚厚一大摞回到桌子前“老牛,安哥儿,都在这了张安这才抬起头揉揉脖子,晃晃手腕,“先看吧,基本上是十页麻布一术,这些就是我给青兕啸虎准备的屠龙刀!

牛开山辛文郁皱着眉头,心事重重的翻看着跟前的麻布,张安则悠悠倒上一碗酒,美哉的吃着风干肉喝着自制果酒,两人看书越看脸色越白,越看神色越惊恐,最后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对着张安双膝下跪高呼“拜见仙人

张安‘噗’的把刚饮下的酒吓得喷了出来,赶紧放下手头吃食,将两人扶起来“两位大哥别误会,我就是一个普通人,顶多知道的东西比你们多了一些。这些……..?欸?………..头有点晕…….艹………..你俩给我下药!

‘咚’张安趴着晕倒在地,牛开山辛文郁两人对视一眼,来的时候没料到会看到张安的著作,两人此刻顿时有点麻瓜……辛文郁来回踱步“大哥?还是按原计划把张安送走?送出山林?

牛开山犹豫不决“不可,安哥留下的东西,先不说真假,就是九成假一成真,足以成就一方诸侯,若是三成为真…..跟金国叫板都不落下风,若是五成为真………..

辛文郁听罢顿时面色一狠,做个抹脖子的手势“要不然?

“我劝你们冷静一下正趴着的张安幽幽道。

两人头皮乍起“!?

“我一再强调我是医生,虽然是个赤脚游方郎中。张安坐起身“辛文郁,我自问不曾亏待青兕与你,你却欲对我下死手,是因为青兕么

辛文郁面色沉重拱手抱歉“张先生,你若只是给青兕授课识字便罢了,便是统兵练兵也无妨,但是你教的哪些………恕我直言,青兕担不起,我只有青兕一个孩子,他自小体弱多病,也不想让他承担。至于对先生起了杀心,军武之人行事难免直来直去,先生之才神鬼莫测,还望先生勿怪说罢眼神一厉,扑向坐着的张安,张安则是面色平静,抬手一扬,一股白烟向着辛文郁面门飞去。辛文郁赶忙止步,双臂交叉却感觉挡了个寂寞,正欲继续向前,却感觉眼前一黑腿脚酸软无力。

牛开山一直低头一言不发,见辛文郁倒地失去意识,这才跪下给辛文郁求情,语气平静“先生手下留情,我二人有眼无珠,冲撞先生,今后我二人欲奉先生为主,还请先生收留。

张安面色一滞,原本打算是让二人知难而退,不打扰他给二小授课,自己也能在山村里先苟着等二小几年,长大了跟着出山搅动风云。

“大哥你、、、、、

“先生!牛开山打断道“今日之事,是我对先生起了不敬之心,这才窜对文郁兄弟对先生下手,与两个小儿无关,今日投诚,一是为平复先生心中所怨,二来恕我冒昧不希望先生迁怒两个小娃娃。

“再者…..先生所授牛开山闻所未闻,牛开山不敢擅作主张,唯恐将父老乡亲引入绝境,所以希望能以先生为首,带着牛家村走出去。

“还望先生恕罪

张安看着低头跪着的牛开山无言以对,但是他知道这一跪以后再也不能称大哥了,跟牛开山辛文郁也有了一道深深的沟壑,牛开山此举不外乎是想确定张安图谋,所以他早已经做下准备,他俩一个黑脸一个白脸张安也知晓,但是张安也知道这个疙瘩是解不开了,无论如何都无法再信任自己的大哥跟青兕父亲,或许以后还是自己孤零零一个人了。张安站起身,叹息“哎,先起来吧。说着示意牛开山把躺着的辛文郁也扶起来“文郁哥无事,你掐掐他人中便可。

辛文郁悠悠醒转,看了张安一眼,颓然坐在地上。

张安敲敲桌子眯着眼道“牛哥,既然杀心已起,这信任也就无了,所以对二位我只能说抱歉了,二位我是真的不敢收更不敢用,此事就藏在你我三人心中吧,免得影响青兕啸虎他们,这些记录你们二人可以共同参详,然后教与村民,有不懂之处皆可来问我,等3年山中打下了基础,青兕啸虎他们这些娃娃也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出山的时候就到了,到时候就让青壮随着一同出去吧。

牛开山怅然道“是,谨遵先生吩咐扯了一把辛文郁,转身便要离开。

“慢着张安起身喊住要离开的二人“世事无常,恩怨难分,是我一己私心让啸虎青兕落入这般境地,二位对我心有怨怼也是应当,啸虎青兕知道了我这大逆不道之言,等于打开了一扇不可预知的大门,实际上我也不知道门后面的东西对如今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再者二位对我起了杀心,我由此不信任二位,可是很抱歉,因为我一己之私让青兕啸虎甚至整个牛家村可能陷入万劫不复,张安在此向二位赔礼。

“但是张安手中的事还是要继续做,啸虎青兕也会继续学,二位,今后啸虎青兕有难,就需要二位拼命了。抱歉张安躬身施礼,久久不曾起身。

牛开山面皮一扯,挤出个苦笑“会的,当爹的生来就是给儿子还债的。

辛文郁晃晃悠悠转身看着张安怔怔道“张先生,青兕早慧。

张安起身,面色平静“青兕啸虎,只要不夭折,二十年之内九州之地尽在二人掌中。

牛开山辛文郁闻言豪气顿生“那今后就仰仗先生了!扶着辛文郁,提着一摞麻布,转身回家,

路上,辛文郁低头沉沉问道“大哥,值得么?为了此子一番空想?

牛开山幽幽道“可不是空想啊,若按照张安所授能亩产5石,那么一亩可养战兵5人,民夫5人,还有采黑金之法,炼钢之法,养殖畜牧之法…….到时候,一县之地可夺一城,若是一城之地如何?十城百城更是不可估量,我知文郁你信不过这些,其实我也是不信的,但是试试总归无错,况且这种神鬼莫测之法,非天授不可得,我们这位张先生来的也很突然,所以我怀疑,这位先生来自……..牛开山抬手指了指夜空,便不再言语,辛文郁闻言也是瞳孔紧缩,“难道世间有真神?

‘啪’牛开山脸色涨红给了辛文郁一锤,低声训斥“你小点声!这事我猜的,真假我也不知道!

辛文郁顿时反应过来“哦哦哦,猜的猜的,我也猜的,大哥英明大哥英明

…….

张安怅然坐在屋里,独自一人慢慢的喝闷酒,酒里的迷药已经解了,上好的猴儿酒可遇不可求,也不知道两人从哪弄来的,差点糟蹋了。从刚到这里,张安就一直对任何方面抱着很深的戒心,他知道自己来自一个和平稳定的国家,很多习惯在人眼里是另类,所以很少出这个收留自己的山村,他以为自己可以融入进来,可是今天这事无疑给了他一巴掌,告诉他始终是个外人,是个世外之人,是个孤零零的人。

“怪不得这些皇帝称孤道寡的,原来是不被人理解又高座云端不曾下凡啊。张安嘀咕。今天的事也让张安警醒,自己的自保能力,警惕性还是太弱了,明知道自己交给青兕啸虎得东西是个点火的炸药包,自己还不做好防备,回头自己得搞点防身‘小妙招’。

牛开山辛文郁二人在张安眼里真正失去了信任,张安看来二人下药把他送出山村还能原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而已,但是辛文郁对自己起了杀心,动手之际牛开山却未曾阻拦,说明二人真的有心将自己干掉,索性逃过一劫但是这脖子上架个刀的生活张安是一天也呆不住。自己最多体格健康,可远远称不上身手过人。

“欸,明天去山里找点材料吧。张安躺在床上仔细思索做哪些防身‘小妙招’,沉沉睡去。

另一边牛开山拎着一大摞麻布回到家,媳妇兰儿看到疑惑的问“去了张兄弟家怎么还提回来这么多麻布?这是做什么的?

牛开山神神秘秘道“夫人你看看,以你的学识能不能确定这些技法或学识的真假。

兰儿皱着眉拿起一页仔细阅读起来,越看神色越难看,看完一页迅速拿起下一页,过了很久月上中天,才翻看一半,油灯已经不亮了。吹熄油灯,兰儿蹙眉问道“我可断定这些基本为真,其余也是我所学有限,无法确定,这些技法言之有物且有图样,仿如天授,只需依样复制便可,这些都是张兄弟那得来的?

“是啊牛开山忧虑道“你也知道今日啸虎学了什么

“这些就是屠龙刀,那人教啸虎的是屠龙术啊,今晚我跟文郁还与那人起了冲突。情分怕是也无了,啸虎青兕倒是无妨,这是我们长辈的事

“只有一事,好叫夫人知晓牛开山面色复杂“我跟文郁二人欲奉其为主,且…日后啸虎青兕很可能有生死大劫,到时候…..听那人言语…….我跟文郁….得舍命相救才可…或者说为啸虎青兕挡劫…

兰儿眼睛顿时一红,猛得起身愤慨道“妖言惑众!我这就找村中宿老说这事!把他赶出村去!

牛开山赶紧拦住安慰道“夫人。今日之事错也在我,对他起了杀心,看到这些东西又不敢下手了,你看这些技法仿若天授,我又何尝不是,我也怕遭天谴,更何况这些都是好技法,益国益民,这是大功德,我等凡夫俗子有不敬之心已是大罪,若再过分下去,就成了罪人了。

“再者说这样的技法流传开来这份大功德是那人的,但这教授流传出去的功德可是不小啊,这份功德在手,将来即便我牛开山为我儿挡劫而死,九泉之下见了列祖列宗那也是脸上有光,见了阎王都不虚

“更何况夫人,说不定这份功德能挡劫,还能让虎儿与我免于劫难呢

兰儿揉揉通红眼睛哽咽“什么功德不功德的,让我夫君儿子送死就不对!我是妇道人家,我只要你跟啸虎好好的,其余你做主吧。

“诶,夫人,明日我去找族老商量一下这些技法怎么用。夜深了先休息吧牛开山边说边捆这一摞麻布。

《筑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