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天降怪果

>

天降怪果

瞧瞧什么叫矢车 著

天降怪果 奇幻玄幻 矢车 秋风

很多网友对小说《天降怪果》非常感兴趣,作者“瞧瞧什么叫矢车”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秋风矢车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找到不哭出来的方法就赢了,无论是谁,什么时候都可以去战斗。那你现在觉得你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此刻在大街上一位面容俊美,身材较为壮实的男子正半跪着面对着一个身材矮小,脸上还留有泪花的小男孩。“找到妈妈。”他的耳边响起了小男孩稚嫩的声音...

来源:fqxs   主角: 秋风矢车   更新: 2023-01-03 20: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名叫做《天降怪果》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奇幻玄幻,作者“瞧瞧什么叫矢车”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秋风矢车,剧情主要讲述的是:A市末日般的城市大楼,城外也是另外一番荒芜的场景,在这荒无人烟的大陆上,却响起了如同古代战场一般的马蹄声竟有一群似人非人的奇怪生物而他们之中,在一匹黑色骏马上,有着一个身材较为壮实的男人,男人的浑身都被一阵红色的火焰盖住,奇怪的是,他自己却并不感觉到炽热而周围并不只有他们这一股势力,在另外一个相隔不到几百米的荒土外,有一个骑着黑色摩托,身材较为瘦长浑身都被暗影裹住的奇怪男人虽然看不清面貌,可...

第1章 开始

A市

一片繁华的街道上,周围的商铺都大开,小贩都在街道上叫卖着,显得无比的繁荣与昌盛。

“是吗?你迷路了呀?不要害怕,无论是谁都会有难过到想哭的时候,但是越到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认输。就把这当成是一场比试,一场游戏吧。一场哭了就会输的游戏。找到不哭出来的方法就赢了,无论是谁,什么时候都可以去战斗。那你现在觉得你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此刻在大街上一位面容俊美,身材较为壮实的男子正半跪着面对着一个身材矮小,脸上还留有泪花的小男孩。

“找到妈妈。他的耳边响起了小男孩稚嫩的声音。

“对了呀!此时秋风的脸上竟扬起了孩子一般的笑容。

于是两人便在这偌大的街道上找起了小男孩的妈妈。

“妈妈,妈妈哪位妈妈的孩子丢了?

“小建

此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随后便看见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妇女一路小跑着过来。

“太好了呢,你赢了。此刻孩子的身边响起了秋风温柔的声音。

“谢谢哥哥。小男孩听到之后也是急忙道谢。

“没事没事,既然你找到妈妈了,那我还有事先去忙了。秋风一边说着一边转身骑上他的电瓶车。

“请问你是在送外卖吗?上车之后,他听到一个那孩子妈妈的声音。

“嗯,没事的,排骨饭还热着呢。秋风一看手里的手表,急忙骑着电瓶车,向远处驶去。

“你好,亲爱的a市

此时此刻在A市另外一座繁华的广场上,广场的电视中,正放起了一档最近火热的节目,视频里面的男子是一个身材较为肥胖的中年男人,此刻他手里正拿着一把刀刃,并向大家介绍着最近游戏的情况。

“欢迎收看DJ东兴的现场直播。

在此时的中心广场上,一群年轻的男女正在挥舞着手中的刀刃,向台下的观众比划着招式,每一招 每一式都能迎来观众的激烈喝彩。

在一众年轻的男女中,有一个头上扎着双马尾,举止落落大方的女人,她手上耍的刀刃尤其的利落,她叫阿瑶,是zhy队伍的副队长。

以她为首的一些年轻人正在举行一种新型的游戏。各自组建队伍练习自己的武功,并且获得自己的舞台,双方之间也可通过选出的队员之间的对决来争夺舞台,以剑道服被武器划破为标准,赢者可以抢夺对方的舞台,根据拥有舞台的数量来获得分数,每周会根据每支队伍的具体分数公布实时排名,队伍获得的分数越多,排名就越靠前。

“你好啊,正在舞台上面激情表演的侠客们,今天方舟塔的上空还是一样的晴空明朗,让我们出发吧,首先跟上这充满了整个a市的炽热节奏吧。

与此同时,在舞台上,一阵表演过后的年轻男女,正准备将表演进行到高潮的时候,那一直在播放着的音乐竟是突然的停止了。

顿时之间舞台上下一阵哗然。

“喂,怎么回事?你们什么意思?带头的阿瑶直接质问他们前面的男人,刚才就是这个男人将音乐关掉了。

“怎么回事?又是你们东吴吗?紧接着人群之中冒出一个较为瘦小的男人,他叫白露,平时十分憨厚老实,甚至有点傻,也是因此阿瑶十分喜欢她,把她带在身边,当做亲弟弟一样看待。

“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我们东吴的舞台了。突然之间一个轻蔑带着不屑的声音响起。抬头望去是一个身穿红色中山服身材瘦长的男人,他叫矢车,是东吴队的队长。

东吴队一直和zhy队是死对头,不过东吴队的排名在参加比赛的五支队伍里面却一直遥遥领先,排在第一,zhy却排在第十。

“为什么呀?干什么呀这是?台下的观众发出一声又一声的质问,不过到这儿气氛也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此时再次响起DJ东兴的声音“各位侠客们,对充满热情的你们来说,这样的街头未免显得太过于狭小了,但就算是这样也是不能造成暴力冲突的,这种时候就要用你们的实力来圆滑的一绝胜负。用你们手中的武器决定舞台的归属。

阿瑶愤怒的说道“开什么玩笑,舞台才不是你们东吴的。

“那就没有办法了,要来一决胜负吗?用你们的实力,来守住你们的舞台。矢车淡淡的说道,同时举起了手里的黑色长剑

“车哥,这种人还不值得你出手交给我吧。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回头望去出声的是一个穿着黑色剑道服的男人,此人十分奇怪,明明是男人,却长发飘逸,此人不知名字,但外号叫修勾,是东吴队的2号人物。

“那好吧,交给你们玩了,速战速决。或许是zhy的队长不在,矢车也感觉到了些许的厌倦与无聊,收起了准备要穿在身上的剑道服,把黑色长剑重新收回背后的剑鞘之中。

“来就来,谁怕你们?阿瑶不甘示弱的回击道,也同样举起手里的两把双刀。

“瑶姐姐,不如还是叫黄大哥过来吧。白露上前抓住阿瑶要迎击的手,不安的说道。

“放开,这种家伙,我自己就能对付。阿瑶一把甩开白露要拦住他的手,拿起自己的双刀准备迎战。

“利用手上的刀刃划开对方的剑道服,以漂亮的击倒对方,那才是现在最受尊敬的真正强者,很好刀客剑士们跟着节奏,舞起来吧。一边的东兴解说到。

双方的战斗一触即发,修勾使用的是一把太刀,阿瑶使用的是一对红色的双刀,双方的武器顿时碰撞在一起,火光四射,不过交手不到十招,修勾就落入了下风,被阿瑶打的节节败退,眼看剑道服就要被划破,远处却突然弹来了一粒石子,打落了阿瑶手里的双刀,俢勾抓住机会,一刀把阿瑶的剑道服划破。

矢车顿时向弹射石子的人投来一记警告与愤怒的目光,在他眼里,真正的对决应该是公平且神圣的,哪怕赢的是自己队员,他也不会认可如此肮脏且卑鄙的手段,当然他也贯彻一个原则,输了就是输了,因此他也不会当着大庭广众去说自己的队员什么。

显然出手的是东吴队的队员。

“对决的时候连自己手上的刀都抓不住,真是个傻子。获胜之后的修勾一边用轻蔑的话语讽刺着阿瑶一边也在偷偷擦拭自己头上的冷汗。

“竟然你们已经输了,那你们的舞台就归我们东吴所有了。矢车一边说着,一边准备扯下属于zhy的队旗以便换上自己的队旗。

“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取胜,这就是你们堂堂东吴的做法吗?阿瑶一边愤怒的说着,一边举起手上的双刀冲向了俢勾。

俢勾顿时被吓得大惊失色,连忙用手上的太刀抵挡阿瑶来势汹汹的架势,可是就凭他的实力,连正常状态下的阿瑶都不是对手,更何况愤怒状态下的阿瑶,还没挡住几下,手上的太刀就被斩断。

阿瑶却丝毫不停歇,继续砍向俢勾,要知道平时为了更好的展现自己的表演与武术,用的都是真刀真枪,这一下过去,绝对要皮开肉绽的。

眼看修勾就要受伤,关键时刻一把黑色长剑挡住了阿瑶来势汹汹的红色双刀,挡住后释放的余力,还把阿瑶逼退了好几步,是矢车出手了,哪怕自己队员的行为再卑鄙,阿瑶明明已经输掉比赛,却依旧来势汹汹的袭击他人,这依旧触犯了矢车的底线。

“不管怎么样,输了就是输了,无论手段怎么在卑鄙,再怎么阴险,他们还是赢了,输了就只能说明你训练的还不够。矢车平淡的说到。

“输了就是输了?那用尽卑鄙的手段赢了还算是赢吗?矢车,你身为东吴的队长,不仅不好好管教自己的队员,却如此纵容他们行如此卑鄙之事。这就是堂堂第一大队的风采吗?阿瑶的眼睛因为过于委屈,已经红了,但副队长的职务还是强撑着他说完这句话。

“不管怎样,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规则都是由强者制定的,你不够强,那就只能遵守别人制定的规则,而现在我比你强,所以,我要为我的队员讨回这个公道。回应他的是矢车几乎不含感情的一句话,要说那唯一的感情是什么,那估计只有轻蔑,在他看来,只要足够强大,就可以践踏一切规则。

说着拿起手上的黑色长剑一步一步的向阿瑶走去,走到阿瑶面前,举起长剑砍向阿瑶,眼看阿瑶就要被砍伤,骑车送外卖的秋风刚好赶到,看到此番场景,连忙举起阿瑶的双刀抵挡矢车的长剑,双方产生的余力使他们各自后退了一步。

矢车对此,十分诧异,这个突然出现的外卖小哥竟能挡住自己一剑,并与自己平分秋色,虽然只是随手一剑,但也并非一般的人可以抵挡,但等到他看清这个人的面孔时,眼神中的诧异突然全部消失了。

秋风,曾经zhy的队长,也是这个队伍里面的王牌,十支队伍里面唯一能与自己平分秋色的男人,也是自己唯一认可的对手,可后面因为家境原因离开了队伍,开始干起了各种兼职,队伍里的副队长老黄才成为了现在的队长,阿瑶也才因此成为了副队长,zhy也从此一落千丈。

秋风凝重的看了矢车一眼之后,把双刀收起,还给了阿瑶。

“阿风阿瑶轻轻的喊道

“好久不见了,你没事吧,阿瑶。一边说着一边把阿瑶因为打架掉落在地上的帽子捡起,擦掉灰尘重新戴在她的头上。

“秋先生风大哥一旁的zhy队员们也急忙赶过来和秋风打招呼,对于这位曾经的队长,他们可是十分尊敬,可尊敬之余,也带着些许挽惜,当年要不是这位队长因为家境问题退出队伍,zhy的地位也不会因此一落千丈,从原来的仅次于东吴,跑到了现在的倒数第一。

“我没事,谢谢你了阿风。阿瑶站起身来,轻声温柔的说道。

“既然是你们派出场的人的剑道服先被划破了,那就等于输掉了比赛,最后的赢家是我们东吴。还不等他们好好叙叙旧,俢勾轻蔑的声音不合实际的打破了现场的气氛。

秋风一把拦住要冲上前去的阿瑶,“今天的事情已经闹得够大了,我们先走,来日方长,慢慢跟他们玩。阿瑶见秋风都如此发话了,只能在满腔的不甘之中宣布撤退。

大家都回到了各自的家里,只剩秋风和阿瑶独自走在大街上。

“喂 阿瑶,等等你的帽子。秋风一边骑着电瓶车追上阿瑶,一边喊道。

“放开我!不是你说我们玩的这些武道只是小孩子之间的游戏吗?你不是已经是大人了吗?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来插手了。阿瑶一边挣脱秋风放在他肩膀上的双手跑开一边说道。

“小瑶,没事吧?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抬头望去是zhy的现任队长老黄,也是原来的副队。

“对不起了,黄大哥,你特意为我准备了决斗用的双刀,教我招式,我却把这一切搞砸了,舞台也被东吴抢走了。阿瑶愧疚的说道。

可等待他的却并不是指责,而是一道安慰的声音“傻瓜,我不是说过要出了问题,就等我过去再说吗?

“可是你也很忙的,怎么能一有事情就找你呢?阿瑶急忙说道。

“可是……还不等老黄继续说下去,阿瑶打断他的话,深深地鞠了一躬。“真的很抱歉。随后便跑开了。

老黄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便看到了追上来的秋风,“好久不见,阿风,是你救了小瑶吧。

此时在另外一个店铺里,全店上下包括店员在内,都放下了手头的食物,工作,看向了手机中的比赛现场与东兴的解说。

“真是太遗憾了,zhy的队员竟在关键时刻犯下致命错误,最后只能遗憾的输掉比赛。随后屏幕上就是两人队徽的界面,zhy的队徽变成了灰色,显然就是失败了,东吴的队徽上也有了yes的字样。

“东吴还是一样的气势汹汹啊,zhy却因为又失去了一个舞台损失了大量的分数。似乎看起来形势已经难以挽回了。

市中心,东吴基地

目前举行的比赛获得第一有十分充足的奖金,因此依靠这常年第一的奖金,也为他们换回了一座十分豪华的基地,三层大别墅,三层是队长专属,二层是休息是一层是聚集与训练的地方。

此时在最下面一层,东吴的队员们正在欢呼的庆祝着自己的胜利,见到矢车威风凛凛的下来,队员们都纷纷和他打招呼。

俢勾满脸开心的说道“车哥,电视上说我们现在的状态是绝佳的呀。

“有什么可得意的,弱者消失,只有强者存活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规则。一边的矢车淡淡的说道。

不过显然队员们也习惯了他这种说话方式,很快附和道“就是这样呢耶,干杯!

此时在a市另外一边,zhy基地,与常年第一的东吴相比,zhy好歹也是曾经的第二,基地还是可以的,双层大别墅,不过队员们平时也不住这儿,都是各回各家,只有训练或者商讨要事的时候才会在这里。尽管这样的别墅已经比较豪华,但是跟处在市中心的东吴大别墅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相比起东吴欢快的气氛,这里显然死寂了不少。

其中一名队员愤怒的拍起了自己附近的一张桌子吼道“东吴的这群家伙,简直就是得寸进尺。

白露也应和道“是呀,要是风大哥在就好了。

“小露,你怎么还在说这种话?阿瑶有一些生气的说道。

“可就是风哥今天救了我们呀。另一名队员也附和道

一位刚进来的新人不懂得这些疑惑的问道,“风哥到底为什么要退出队伍呢?

因为这句话点燃了队员之间的导火索,也因此会议不欢而散。

市中心的白玉饭店

坐着两个相对壮实的身影,一边等着上菜,一边听着电视上面dj东兴的解说。

“dj东兴热线随时都接受,来自观众的任何留言或者影片,以及现场的直播还有……

“自从你走了之后,街道上已经彻底变了样。老黄率先打破沉默道

一边上菜的老板也说道“是呀,现在大家都热衷于比分游戏,早就已经失去了武术一开始的那种纯粹。

秋风抬头看向了一边正在进行未知交易的两人。

“这把怎么样?可以,我就要这个了。在收到价钱以后,武器商人凉生从他携带的巨大武器柜之中抽出一把大刀,交给了眼前的男人。

“最近真是哪里都有武器商人呢。一边的老板忍不住说道,他这几天已经看了很多这种交易。

“是啊,一支队伍的好坏几乎就取决于双方队员的实力,以及能弄到多少特殊武器。老黄道

进行比赛用的特殊武器,不知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材质,削铁如泥,而且几乎不会断裂,像阿瑶的双刃,矢车的黑色长剑都是如此。俢勾的太刀之所以这么轻易被斩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武器的特殊材质,而他这把并不属于特殊武器,因此几乎在第一个照面就已经被砍出了裂痕。

“这样不纯粹的武术,这种东西我是真的喜欢不起来呀。秋风在一旁看着这些人无奈的说道

“是吗?那还真是奇怪,很少有年轻人不会喜欢这种东西。老板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说道

“这种东西很危险不是吗,说到底,到现在都不知道这种武器所用的材质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做出这种武器让他流行起来的

未完待续……

《天降怪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