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凉介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戒指与信

>

戒指与信

徐晴笑笑 著

戒指与信 现代言情 陈佩文 陈佩斯

高口碑小说《戒指与信》是作者“徐晴笑笑”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陈佩文陈佩斯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大学毕业后,陈佩文拼命攒钱就是想买房,彻底摆脱以前的生活。父亲这辈子也没有为她努力过,她只能靠自己砥砺前行。陈佩文轻车熟路,走进自己的卧室,里面空间狭小逼仄,中央放置一张一米五的双人床,左右各摆着一张写字桌。左边是姐姐的天下,右边是她的地盘,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陈佩文陈佩斯   更新: 2022-11-28 06: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类型《戒指与信》,现已上架,主角是陈佩文陈佩斯,作者“徐晴笑笑”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万芊意很是欣慰“陈佩文,你终于肯为学习皱一下眉,这段时间你忙前忙后,就是没有写过字”这段话简直字字痛斥陈佩文的罪状陈佩文握着笔,对着练习册上一道数学题愁眉苦脸,唉声叹气这些天她为姐姐的恋情绞尽脑汁,思前想后,也没有搞清楚当年他们分手的理由特别是胡连哲那段肺腑之言,简直爱惨她的亲姐,短时间内怎么可能会变心?你们为什么要分手啊?陈佩文长叹一口气,万芊意见她手中的笔几度起落,就是没有往纸上写一...

第6章 戒指与信

陈佩文回到家,果然还是那个破旧到天花板都有裂缝的危房。

算命先生说过,这栋房子最多只能住三年,谁曾想八年之后,它还屹立不倒,至今见证过三代人的命运沉浮。

父亲工作五十年也掏不出钱建房子,他说反正没有儿子,不用建房子娶媳妇。

他却没有想过,女儿也想住进漂亮的地方,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房间,不用半夜被掉落的墙皮砸醒。

大学毕业后,陈佩文拼命攒钱就是想买房,彻底摆脱以前的生活。父亲这辈子也没有为她努力过,她只能靠自己砥砺前行。

陈佩文轻车熟路,走进自己的卧室,里面空间狭小逼仄,中央放置一张一米五的双人床,左右各摆着一张写字桌。

左边是姐姐的天下,右边是她的地盘,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

她往右边走去,打开桌底下的抽屉,拿出以前用的手机。

这部手机是她打暑假工攒钱买的,可惜后来在去大学的车上被偷走。

连同里面珍藏的许多老照片也被丢失,此后每次回想她都会心疼不已。

幸好现在它还在,陈佩文爱不释手,把相册的照片翻出来,一张张往后看。

无意中看到她家的全家福,画面里父母亲抱住她们两姐妹,笑得很温馨。

其实这张不是最初的原图,对着另一张纸质相片拍下来的二手照,有些反光模糊。

拍完不久,她的父亲就将那张照片烧毁,从此有关于母亲的东西全部销声匿迹。

妈妈,你真的不在人世了吗?这辈子还能见到你吗?你会不会已经认不出我?

这些问题永远也不会有答案,陈佩文伸手去触摸母亲的脸庞,泪珠滴落在手指上。

她蓦然发现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不见了,难道也是那个人顺走的?

他果然是小偷。

对了,他的衣服还在这,陈佩文摸索那件衬衫的口袋,原本只是抱有侥幸心理,没想到里面还真有东西。

她掏出来,不是自己的戒指,而是一封对折整齐的信。

有些诧异,打开信封,展开信纸,里面用铅笔写着一段简短的话

“当你愿意接受原生家庭的现状,并且愿意为之努力去爱,那就是你和原生家庭更好的相处方式。”

比起信里的内容,写信的字体更加吸引她,与那个人清瘦颓然的体质截然相反,他手写的字铁画银钩、苍劲有力。

“字写真好看,人却这么恶劣。”

她折起信纸塞回信封里,又把它们放回衬衫的口袋里。

“衣服、信封还有眼镜,留下这么多物证,应该能抓到他吧。”

陈佩文找个袋子想把这些东西装起来,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副眼镜,“我好像带去学校了,然后……然后呢?”

“你找什么?”姐姐陈佩斯回来,瞅见她在卧室里东翻西找。

“有没有看见一副黑框眼镜?”

陈佩斯觉得好笑,指指她的脸,“你不正戴着它吗?”

原来戴着啊,陈佩文连忙取下眼镜,自己戴这么久,却全程没有察觉,太可怕了。

“老爸,没有回来吧?”陈佩斯趴在门口,朝父亲的卧室方向张望。

陈佩文抬起头去看她,只见一个轮廓模糊的人站在光影之下,晃来晃去又变成两个人交织在一起。

这就是近视六百度的下场,脱下眼镜的世界,仿佛加上了一层厚厚的滤镜,自带高斯模糊,一切显得如此的魔幻。

她只好暂时戴上那副黑框眼镜,找自己高中戴的眼镜,记得是银色边框,但翻遍整个房间也没有找到。

“姐,你知道我的眼镜放哪了吗?”

转身看姐姐已经不在房间,难怪没有应她,又听到隔壁的卧室传来细微的声响。

陈佩文走进去,看见自己的姐姐在父亲的卧室里鬼鬼祟祟的,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你干什么?”

“吓死我了,我以为是老爸。”陈佩斯拉开枕头套,从里面抽出一张百元现金,当着陈佩文的面,把钱私吞进自己的口袋里。

现在还偷钱?陈佩文怔愣,太久没有见姐姐干这事,一时有些记忆错乱。

自从姐姐嫁给黄旭深之后,一跃成为富家太太,豪车别墅都不缺,平日出门穿金戴银,名牌包奢侈品买不停,对旁人出手阔绰,自己还受了不少恩惠。

现在见姐姐为了那点钱放下身段丢弃良知,竟然有一种亵渎高贵沦落风尘的感觉。

忘了其实姐姐曾经也是一个视钱如命的穷人家的孩子,经常偷老爸的钱私花。

陈佩文感慨万千,像以前那样说姐姐,鼻子却先泛了酸,“别动那钱,等下老爸回来,非骂死你不可。”

陈佩斯无所畏惧,甚至得意来回扭腰,“等他有命回来再说吧。”

恶劣又爱拽,果然是她的姐姐。

陈佩文无奈,摇摇头问,“你知道我的眼镜放哪了吗?”

“你瞎了,还是傻了呀?刚不是说过,你戴着它吗?”陈佩斯费解看着她。

陈佩文解释“这不是我的眼镜。”

“这副眼镜你除了睡觉洗澡,从来没有脱下过,它已经和你合为一体,我每天就靠它在千万张大众脸里认出你,你觉得我会不认识它吗?”陈佩斯调侃地说道。

陈佩文开始有些动摇以及惊恐,为什么在她的记忆里,自己从未戴过黑框眼镜。

她是比较恋旧的人,从初二开始近视,所戴的眼镜清一色全是银色镜框,直到不久前,她才舍得换上金丝眼镜。

为什么姐姐还有万芊意她们都斩钉截铁说这副黑框眼镜是她的,难道自己真的因为时空发生错乱,产生记忆偏差?

“我要去警察局。”

现在只有找到那个人才能解释这诡异的一切,陈佩文不由分说拿起袋子跑出家门。

“你不至于吧?我只拿了一百块,你要报警抓我?那我们对半分总行了吧……”陈佩斯在背后大声嚷嚷。

半个小时后,陈佩文空着手回来。

陈佩斯凑过去,“我总感觉你有些不对劲。”撑着下巴思索,“好像……”

“好像什么?”难道你看出我是从未来穿越而来的?陈佩文期待望着姐姐。

“好像……人变坏了。”

陈佩文语塞“…………”

“你去警察局干什么?”

“家里进贼当然要报警。”

“那警察怎么没跟你过来抓我?”

“我说那个小贼会飞天遁地,他们说我神经病,让我回去吃饭。”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搞笑,哈哈哈哈哈哈哈……”陈佩斯笑得泪眼都出来了,甚至差点站不稳笑趴在地上。

陈佩文也被自己逗笑了,两个人就这样站在原地捧腹大笑十分钟。

其实只是去警察局备案,把物证转交给警察大叔,大叔让她回去等消息,仅此而已。

《戒指与信》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